百书楼 > 帝名张三花 > 第二九零章

第二九零章

        张三花始终记着,她是来蹭吃的,不是来打人的。所以,在把夹了咸菜的馒头包好放进怀中之后,张三花迅速把案上的食物一扫而空,只留着沈浪拿着啃了一半的馒头目瞪口呆。

        “我才刚开始吃!”

        沈浪不满地嚷嚷了起来,张三花哦了一声,露出一个驾校。

        “所以你现在是要和我谈谈我已经嫁了人这回事?”

        言语中威胁的意味太重,沈浪又记起被张三花当沙包打的疼痛,嘴角一抽,连忙拒绝。

        “不不不,我有事,马上得去校场。”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桌案,沈浪又觉得十分心塞,可还得陪着笑脸,“那什么,够吃么,不够吃的话。。。。。。”

        沉默了片刻,沈浪有些犹豫地递出了手里的半个馒头。张三花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起身准备离开。

        “我刚回来还有很多事没处理,有时间再好好聊聊。”

        走到门口,沈浪忽然又出言喊住张三花。

        “哎,要我说,其他的事先放一放,还是先去拜见我们的新大将比较好。”沈浪斟酌了一下措辞,“我们这位大将,比较注重规矩。”

        张三花挑了挑眉,没说什么,迈步离开了。沈浪在后面看得纠结,这倒底是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啊。

        回到自己帐篷外,张三花就听见里面隐约有谈话声。走进去一看,却是她的亲兵和几个队长都到了,还带了吃食,摆了满满一桌案,虽然不是十分精致,但在军营里也算得上丰富了。至少比馒头夹咸菜好得多。

        陈悠正抱着一碗粟米粥喝的正香。张三花搓了搓手指,把怀里的馒头掏出来扔给陈悠。陈悠接住后打开一看只是馒头夹咸菜有些失望,但见张三花在和郭九重谈话没注意她这边就偷偷把馒头藏在了一旁。

        张三花余光扫到她的小动作,但没说什么。

        在上京养刁了胃口,总得给她时间缓缓。

        “伍长,你走的这段时间,绛廷与西荒总共交锋三十二次,我们们伍参与的有十次。二十八人轻伤十六人重伤。亡,十七人。”

        听到这个伤亡数字,张三花目光一凝。生死乃兵家常事,但她麾下的伤亡率可以称得上是绛廷大营中最低的。可如今这个数字,她在时交战十五次也没有这么多。

        “怎么回事。”

        张三花语带责问,郭九重只觉一股气势带着锋芒汹汹而来,压得他不得不再低了头,再弯了腰,汗水一颗一颗地往外冒。

        “士兵们操练补给一样没有落下,是西荒那边不知出了什么变数,突然变得如有天助,每每交战多有大风,吹得我们这边很难睁开眼。相比于其他队伍,我们的损耗已经算小的了。”

        西荒多风这是常识,但每每胶粘多有大风,这就有点邪乎了。

        张三花见郭九重额头全是汗滴,地下都洇开了一片,又见其他人都和他一个姿势,陈悠东西都不敢吃了,才明白过来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哼了一声,收敛了气势。

        郭九重略微站直了一些,但仍不敢抬头擦汗。

        “那几个牺牲的兄弟,抚恤送回去了?”

        “送回去了。”郭九重面露纠结,还是以实相告,“您和王将军刚走不久新的大将就到了,他觉得军营和商人混在一起不像样,梁家的管事负气出走,断了商路。如今虽然靠着之前的底子还看不出什么大变化,但长此以往,我们怕是又要过回之前的苦日子了。”

        手下的兵丁可能不了解,但他们这些管事的清楚的很。张三花这一伍待遇一向极好,抚恤金更是比其他队伍高出两倍不止,所以她手下的士兵要英武许多,但这也表示开销会极大。和梁家合作时又有林二狗招抚,加上张三花捐出自己的军功,倒还运转的下去。但如今梁家的路子断了,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这种庶务张三花是完全不擅长,听郭九重这么说她真的是脑门子疼。又见陈悠还在几个碟子间犹豫吃什么,不由得有些来气。

        “吃饱了?”

        陈悠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和自己说话,茫然的啊了一声,就见一样东西劈头盖脸砸了过来。等手忙脚乱的接住了一看,立马垮下了脸。

        “吃饱了就干活,马上把账本理一遍。九重你去交接,今天晚上之前告诉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能够撑多久。“

        陈悠瘪了瘪嘴,并不敢反抗。郭九重倒是松了口气,五百个人的吃喝管起来真的挺麻烦,终于可以把烫手山芋甩出去了。

        郭九重走到陈悠身边开始核对,其他人围了过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却都是小事。可他们却不觉得是小事,都吵着要先讲。开始他们还顾及着张三花,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大有打起来的趋势。

        张三花觉得有些烦人,也不出声制止,只拿过自己的佩刀,缓缓的抽出刀鞘。

        刀乃凶器,染过血的更凶,在战场上斩过无数人头的更凶。

        并不是什么绝世好刀,但几乎是刀刚刚出鞘时所有人就觉得皮肤一寒,毛发须张。

        张三花专心的看着自己的佩刀。说起来,这是陪了她最久的一把刀,有一年多了。不过去了上京一段日子,却感觉好久没出鞘,好久没饮血了。

        “那啥,我还有事我先告退,老吴你先说吧。”

        “不不不,我也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要不老蒋你先说。”

        “还是老钱先。”

        几人又推脱起来,张三花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浑身一震,很有默契地一同行礼。

        “属下告辞。”

        哼了一声,张三花挥手让他们散了。几个人谁先出门又争了一下,飞快地溜走了。

        等屋子里清净了,张三花合上刀鞘,想起沈浪地提醒和昨晚小兵的谈话,想着要不自己现在去拜访一下那古将军?

        虽说伍长归营这种小事,事实上是不必惊动将军的。

        大帐之中,古诚正襟危坐,已经等了许久。

        按他的预想,张三花应该是一大早就来拜见他,而他的亲卫会告诉她将军正在处理军务,需要张伍长等等。然后他就可以晾她个一上午。

        可谁知到了中午张三花都不来,他准备的军务都处理完了,那不成还要这要在这里干等?

        “将军。”有亲卫前来传报,“那边传话,张伍长出帐篷了。”

        “好,总算来了。”古诚精神一振,“你们几个给我灵泛点,好好杀杀她的风头。”

        “喏!”

  http://www.cuan800.com/xs/9631/339565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