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69.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本卷完)

69.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本卷完)

        短暂的沉默之后,诸葛伯昭叹了口气。

        不是不想再做试探,只是,他看了眼明眸只看那人的柳施施,便闭了闭眼,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所以,也就没必要再做试探,徒惹不快了。

        本来,自己在这姓顾的小子的心里,恐怕都已经黑成炭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他喝了口茶,然后看向堂下坐着的那人。

        顾小年经历这么多事,现在何等精明?只一听,便笑了笑。

        “是关青和邪道的事吗?”他说道。

        诸葛伯昭暗暗咬牙,然后不失得体,“或者说,是关于这几年江湖怪异之事。”

        既然开了话头,说到正事,他便暂且将心中的不快压下了。

        “被你所伤的邪道之人名为鞠桓,是邪道蓬涞坛中的长老,六年前他们的教主被神秘强者入总坛格杀,总坛覆灭,只有鞠桓寥寥数人因外出而躲过一劫。后来他一方面暗中查探此事,一边与瀛洲、方壶两坛取得联系,这才知道邪道已经归拢,名为‘割鹿会’。”

        诸葛伯昭沉声道:“据鞠桓说,江湖怪异起初是割鹿会搞出来的不假,但最早的尸源地,以及类似蜀州剑仙巨鱼等事,皆与他们无关。”

        柳施施说道:“世无鬼神,就算是陛下所立异人府,里面方士也不过只会杂耍怡人,些许江湖把戏而已。”

        顾小年轻轻点头,倒是没开口。

        鞠桓能说这些,肯定不是自愿的,而是诸葛用了手段,所以他说的应当是真话。

        可剑仙御剑飞渡,却被巨鱼一口吞下,这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即便真有,不也应该是剑仙飞来一剑,将为祸一方喜食童男童女的鱼妖斩杀,而后飘然离去,受人香火才对吗?

        这画风不对呀。

        顾小年走神了,莫名一笑,惹得堂中两人看顾过来。

        “咳咳。”他神情不变,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江湖暗中仍有推手?”

        “幕后之人所图甚大。”诸葛伯昭凝声道:“民间江湖、文武百官家中乃至大内朝堂,都有此等怪异发生,尤其是那殿中金龙腾空,至今仍是奇异。”

        “老夫曾传书太渊州,将此事说明,那位派彭念入京,却依旧没有发现端倪。”

        他顿了顿,补充道:“彭念是此江湖七十年前名声最盛的方术士,后太渊州水师与东海倭人交战,受幻术障眼法而损失惨重,太渊王遂招彭念以中原方术破法,然后此人便成为太渊王府的客卿。”

        顾小年听着,明白他话中明里暗里也是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猜测--四灵一案便是出自太渊王手笔,这是先皇周馥的种种谋划中的一环。

        而彼时自己虽然破获此案,拆穿手法,但也是集合陈晟周晁等人之力,耗费时日,且李小环等执行此事的人露出马脚,留下明显破绽所致。

        不得不说的是,彭念的手法的确高明,起码,对于这化学物理是有些天赋的。

        顾小年这般想想,然后道:“那你是觉得,这并非障眼法幻术之流,而是真的鬼神手段?”

        “不如一起进宫瞧瞧?”诸葛伯昭眯眼一笑,有些和蔼。

        顾小年摇头,“皇宫大内,现在危险万分,而就连那位陛下都相信鬼神之事,弄出异人府和天师,就算咱们真能在宫中发现端倪,又能如何?”

        诸葛伯昭脸色稍沉。

        “神侯大人还是说出真正打算吧。”顾小年淡淡一笑,“我可不想在这干坐着浪费时间。”

        柳施施嗔怪地看他一眼,不过也是看向堂首那人,依着她的了解,对方今日的确是遮遮掩掩,话太多了。

        诸葛伯昭一窒,颇有几分无可奈何。

        “既然你不想入宫,老夫的打算,是想让你入江湖。”

        他坦言道:“老夫分身乏术,而此事已折进不少好手,恐非宗师不可。你顾家三人皆领官身,父兄为朝廷而死......”

        “够了。”顾小年看过来,淡淡道:“你倒真好意思说,你不提,莫以为我将此事忘了?”

        诸葛伯昭摇头,“顾山海为忠义而死,顾昀忠义之余身上亦有侠气豪情,老夫很是佩服。”

        “没人说你很虚伪吗?”顾小年语气有些冷。

        柳施施见两人说着说着便像是动怒,也不知该如何劝说才好。

        一方是抚养自己长大的义父,另一方是自己的心上人,而且两人之间的纠葛她如今并非不知情。

        是以才会更觉难做。

        顾小年起身,一手抚在腰间,内力运行疗伤,朝外走去。

        “顾大人。”背后,有人起身。

        他脚步一顿。

        诸葛伯昭走到堂中,拱手抱拳,“怪异频出,江湖生乱,若再不加以制止,找寻源头,世人必将苦难,还请顾大人为天下苍生考量。”

        顾小年一声冷哼,“天下苍生?那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宗师所要思虑的。”

        说完,他头也不回,大步而去。

        诸葛伯昭却是一直躬身。

        柳施施起身,大抵是要追出去,但看他这样子,便过来将他扶起。

        “义父。”她有些犹豫。

        诸葛伯昭苦笑摇头,看到她眼中隐含的担忧,便叹了口气。

        “那异人府所谓的天师乃是浮云观弃徒,广寒寺于此事已经出面,浮云观乃道门魁首,执江湖牛耳,没道理会不闻不问。”

        诸葛伯昭道:“先皇崇尚佛法,陛下却信奉鬼神,他们许是觉得不好出面,而是暗中下山了。”

        “义父的意思是?”

        “怪异若真是人为,上行山上的那位不会如此。”诸葛伯昭眸光幽深,轻声道:“佛道两门魁首皆动,其他圣地不会安坐,就怕江湖会因此而乱,苦的却是蒙在鼓里的百姓。”

        柳施施对他向来信服,此时听了,娥眉皱起,然后目光闪过坚定,“我去劝劝他。”

        诸葛伯昭点点头,“他如今刀斩天人,正是刀意最盛的时候,而他又心思缜密狡诈如狐,对朝廷未必没有归属感,依他修为境界,最适合入江湖破诸般怪异邪祟。”

        “义父是在夸他?”本来走出一步的柳施施挑眉回头。

        诸葛伯昭只是笑了笑。

        柳施施背着手,轻快而出。

        看着她背影转过照壁,诸葛伯昭脸上的笑容方才淡下去。

        “神都诡谲,戚怀伤多年前便闭关苦修,风满楼和闻见以情报闻名,必然也会得到风声,他们尽皆闭关以图破境,当是风雨将来。”

        诸葛伯昭看着外面西沉之景,天光橘红,不由沉思,“我本以为完成托付便可抽身,可一入官场才觉心系苍生,不忍啊。”

        “阿无,若能解决最好,即便怪异难除也无妨,只是莫要再回来了。小顾,便当老夫最后再利用你们顾家兄弟一次,因为阿无只有在你身边,老夫才会放心。”

        曛光朦朦,落进堂前,只有一抹衣袍渐渐消失在阴影之中。

        庭院里,忽而起风,树叶摇晃,沙沙作响。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802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