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61.初显

61.初显

        这边两人软声细语,耳中却将那边堂屋里的声音一字不落地听个真切。

        田蓉虽是女人,但一身气势不减,先天绝顶的功夫,多少年前也是与大龙首戚怀伤经过江湖仇杀,徐徐上位的。

        只不过她身上威严杀意虽重,终究近些年多在百花楼与胭脂水粉打交道,在那内城的百花楼里,人人都要敬她一声‘大掌柜’、‘大当家’,是以终究比不得关青一身草莽猛虎的席卷下山势。

        关青只是单掌盖在桌上,三指轻轻点动,不怒自威,“田当家,先不说我这弟兄是不是丐帮杨邕,单是你这么怀疑,他要是亮出手来,这事儿可就不好收场了。”

        田蓉一双眉眼冰冷如霜,她的情报从不会出错,那杨邕的身份毋庸置疑,只是如今见了关青笃定的样子,心里也略有犹疑,担心有诈。

        可事已至此,箭在弦上,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自己落了自己的面子。

        所以,她长出口气,坐下,开口道:“如何收场,要看结果,但这个说法,你必须要给!”

        关青脸色阴翳,看她半晌,这才点头,“好,那我就看你如何收场。”

        “给她看。”这话却是对身后那秃头老者说的。

        杨邕稀疏的眉毛皱了皱,似是不情愿,双手藏在身后。

        田蓉见此,心神微松,一眨不眨地看着。

        关青却是冷笑,一把扯过身后那人,“让你给她看就给她看!”

        杨邕被一把扯到了长桌旁,撞倒了椅子。

        他乃是绝顶高手,自然不会这么狼狈,全然是没有抵抗罢了。

        田蓉脸色忽地一沉。

        关青站起身来,阴沉一笑,笑声刺耳,却又嚣张。

        他一把撸起了杨邕的右手袖口,后者手腕绷带包扎,因方才的用力而渗出血水来,分明是齐腕断了手掌。

        田蓉霍然起身,不复方才淡定。

        关青挑眉,略带挑衅,“昨个儿切磋,底下兄弟下手太重,不小心削去了手掌。”

        田蓉银牙暗咬,她弟弟田冲身上正是印了一个右手掌印。

        如今关青玩这一手,等于是废了半个绝顶高手。

        不过这也正能让杨邕洗去嫌疑,不至于丧命。

        “你很好!”田蓉方寸稍乱,一字一句道。

        关青拍了拍杨邕的肩膀,关怀道:“先去上药吧。”

        杨邕躬身抱拳,低头时眼底却有恨意和无奈一闪而过。

        想他身为丐帮四大长老之一,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只是早前看走了眼,重伤的时候被眼前之人所挟制,传了他武功,对方反而狼子野心,让他成为走狗!

        但杨邕没有丝毫办法,为了活着便只能忍受。

        他退了出去。

        关青抻了抻绛色的华美衣袍,看着田蓉,微笑道:“田当家可满意?”

        田蓉胸口起伏,自然是气急而无奈,“我真是小看你了,能走到今天,你好狠的心!”

        关青轻笑,而后变脸,冷冷道:“那么现在,田当家就不打算给关某一个说法?”

        田蓉心中委屈窝囊,事已至此却没了主意,不由想着要是那人没有闭关或是戚卓然能有些出息,名满天下义字当先的无衣堂口,岂会被眼前之人把持大半?冲儿便不会死,自己也不会进退维谷。

        她恨极了眼前之人,也暗恨自己大意,如果双方动起手来,输赢先不说,她却是失了大义,日后被人谈论起来,便成了挑起内斗自相残杀的不义之人。

        “你想怎么样?”田蓉终是道。

        关青笑了,摸了摸鼻梁,说道:“田当家是堂口的老人,地位尊崇,大伙儿都敬重您......”

        “打住,有话你直说好了。”田蓉觉得对方不外乎是想当这个暂时主事之人,她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其人狼子野心,若给他台阶,必然会成为他的垫脚石。

        那么除非那人出关,否则堂口中真没有谁能制得住对方。

        关青淡淡一笑,“既然你这么说,那关某也不兜圈子了。内城四坊的生意,关某想分一杯羹。”

        田蓉眉头紧皱,“内外城生意泾渭分明,这是规矩,而且就算我同意,堂口里其他人......”

        “话都说到这了,索性挑明了说。”关青道:“只要你们那几个老人点头,其他人都好说。”

        田蓉明白了,原来他的手已经伸地这么长了。

        “好,我答应你。”她说道:“不过你也知道,神都内城不只是堂口说了算,还有风满楼和闻见......”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关青淡淡道。

        屡次三番被打断,田蓉心中气急,脸色撂下,起身便走。

        “田当家好走,不送。”关青在堂中笑道。

        田蓉走的很快,而她身旁同行的中年人欲言又止。

        “冲儿跟小然从小一起长大,他却为了个狐媚子对此不问不顾,以后也指望不上他了。”

        田蓉闭了闭眼,而后道:“联系【闻见】那边的人吧,请天字一等出手。”

        中年人一惊,“只是一个关青,至于吗?”

        天字一等,代表杀手级别,武道宗师之境,【闻见】之中不算那杀手之王,也只有两位。

        “此人能爬到如今地位,手段武功都不容小觑,若不给予最大的重视,就会像今日这般吃亏。”

        田蓉咬牙暗恨,“而且他今天话里透出的意思很清楚,周五爷跟赌徒两位中,有一个已经站在他那边了。”

        她话中的这两人亦是无衣堂口内的宗师强者,同样,这也是身为能于神都盘踞的一流顶级势力的底蕴--江湖中只要有一位宗师强者的势力便可被敬称一流,前提是要有一定的中坚力量和基础。

        “可要想请动闻见的宗师,付出的代价恐怕......”

        “只要出的起,就给。”

        “好吧。”

        ……

        顾小年看着他们走远,头顶亭亭如盖的树上,打着旋落下一片叶来。

        “走吗?”柳施施问道。

        “不急。”顾小年自然伸手,接住这片叶子,“不妨看看接下来如何。”

        宗师若要行刺杀之举,宜早不宜晚,就是要打关青来不及准备,戒心消减的时候。想来田蓉联系到人之后,很快那宗师杀手便会来。

        柳施施却是有些疑惑,倒不是觉得自己两人会被发现,只是觉得依着眼前人的秉性,应该不会在意这等事情才对。

        而她身在公门,自然是巴不得江湖上出些热闹,像无衣堂口这等一等一的势力天天内斗,自相消减。

        顾小年将这叶子揉碎,道:“关青的武功我虽然暂时看不出根脚,但他方才提动真气,那道气机却是让我感到有些熟悉。”

        “哦?”柳施施好笑道:“该不会他也是你教过的徒弟吧?”

        “当然不是。”顾小年先是失笑,而后道:“是曾经遇到过邪道的一位宗师,功法调动时的气机与他一般无二。”

        “邪道?”柳施施脸色稍凝,这一刻才恢复无情神捕往日的气质神态。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4698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