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57.眉眼如初

57.眉眼如初

        听说她爱吃外城西坊牛二郎家的酱牛肉,雨花巷江南小吃百花羹;

        听说她喜欢桃花,白马寺那座小后山上四季如春,有满山桃花;

        听说她爱红衣,最喜东坊红鹊织绣娘的手艺;

        听说她常喝天下漕帮特产的盐茶。

        神都士子多嫌弃此茶粗鄙,素来不喜,是以神都难见盐茶,但大理寺卿陈晟与天下漕帮有故。

        一袭白衣的身影提着油纸包的酱牛肉、木盒盛的百花羹,小指上绑着鼓囊的桃花香囊,背上包裹里是裁断好的锦缎布匹。

        他施施然进了大理寺的后院,一道身影正躺在阶前椅上,晒着雨过天晴后的太阳。

        “大理寺卿,陈大人?”他试探问道。

        正因昨夜暴雨喧闹失眠,如今小憩的陈晟眼皮一颤,轻拍起身,放在脚边的横刀已然出鞘。

        十年过去,陈晟老的很快,毕竟也是年近不惑了。

        原本俊逸的脸上多是疲倦,一对剑眉略有耷拉,只是那近乎面摊的冰冷愈加深刻,让人见之第一印象便是冷面无情的酷吏。

        他看着眼前的白衣身影,眉头便皱了起来。

        “青冥剑?”

        声音惊疑而凝重,难以相信竟会在这大理寺中见到这凶名昭著之人。

        大龙点头,眼中有荡漾,嘴上说道:“别怕,我不会杀你,只是听说陈大人手里有不少盐茶,特来取二两。”

        陈晟本来在想大理寺如今虽然人员懒散,戒备比不得当年,但对方却轻而易举走到自己这位大理寺卿面前,这实力武功也实在恐怖。但此时蓦地听对方出言所说,顿时一愣。

        “盐茶?”不外乎他对此疑惑,像这种多是漕帮苦力汉子喝来解乏的粗茶,青冥剑竟会特地来取?

        直觉中,陈晟觉得是有阴谋。

        大龙不耐,他已打听到了那位柳姑娘的住处,此时天光正好,雨后沏茶岂不美哉快哉?

        陈晟见他神色,终是开口,“稍等。”

        他返身回房,而大龙就这么站在阶下等着。

        少顷,陈晟去取了茶包出来,抛了过去。

        大龙探手一抓,脸上一笑,“不错。”

        话说完,他转身便走,待至院门,轻功施展,宛若大鹏展翅。

        而这时,才有大理寺丞役从外进来。

        陈晟摇头摆手,挥退几人,重新在椅上坐了。

        身在公门自然眼力非凡,他方才将那青冥剑手上的东西看了真切。

        “跟柳姑娘有关么。”陈晟眼中凝重深沉。

        但转而,他便松散下来,那人让他帮忙照看已经是十多年前,而柳姑娘身份武功远非他可比,自是不需他来操心的。

        只是,想到那个初识惫懒谨慎之人,陈晟便不由长叹。

        竹椅摇晃,细风悠悠。

        ……

        “你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挣扎求活。”

        “给我讲讲。”

        “苟且之事,说了烦心。”

        柳施施略有不满,但眸子里的笑意自眼前这人出现便没有消融过。

        两人已进了堂中,顾小年正襟危坐,身子略有僵直,因为那人近在咫尺,就这么靠坐在身侧,臻首靠在自己肩上。

        有些沉,他心里忽而乱想。

        “在想什么?”柳施施微微仰头,看着他的侧脸。

        头发灰蒙却干净整齐,脸颊苍白消瘦却无比熟悉。

        她不难猜想身边人经受了多少煎熬折磨,心中愈发心疼。

        顾小年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温热,心里如暖流淌过,如此安静。

        明明已长久未见,却无丝毫疏远陌生。

        “我等了你十二年。”耳边传来幽幽之声。

        顾小年一怔,那如锋般的眉宇忽而温软下来,不复凌厉。

        他的眼里终于出现了光芒,好似寒光遇骄阳。

        但转而,他薄唇轻启,终于问出困厄十年所想所纠结之事。

        “你是真喜与我在一起,还是因别事而有他谋?”

        这话真似负心薄幸,字字如刀。

        语出,他能明显感觉到身边之人一瞬的僵硬,转而便是颤抖,那是伤心羞愤,委屈难过。

        顾小年对其他可以做到铁石心肠,但唯独对她做不到。

        但他还是如此问了。

        柳施施抬首,离开他的肩膀,咬唇,眸如清泓。

        他转头,目光坦然。

        “原来你一直不信我?”柳施施哽咽锁眉,语气失落。

        顾小年轻叹。

        两人并非全然熟悉,只是共同经历,相处时又沉静安然,喜欢而享受这份美好,自然而然便心思走到了一起,有通透之意。

        可于以前,于现在,乃至以后,所藏秘密终会成为难以逾越的隔阂。

        柳施施默然之后,道:“你想到了什么?”

        顾小年道:“我昨夜去过神侯府。”

        柳施施脸色一白。

        “不过我知道,他只是贪心,却并非幕后之人。”

        顾小年说着,忽而一笑,“魏央天纵奇才,横压一世,却也糊里糊涂,而我才是那条鱼。”

        柳施施听的半知半解,心神却没来由地一跳,一如十年前那次。

        她慌忙抓住眼前人的胳膊,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劝说,还是如何?可她当年只是奉诸葛伯昭之命,去顾山海家中寻一封折书,至于其他的全然不知。

        柳施施本以为眼前人所说的‘他谋’便是自己在初衷上的隐瞒,可当听到所谓的‘鱼’之后才没来由地慌乱。

        她只差心意圆满便是武道宗师,又习心血来潮,对此等预兆自然敏感。

        顾小年看着她,轻声道:“我确定的是,很喜欢你啊。”

        他语气轻颤,忽而原本许多想说的话却一下止于齿间。

        未踏武道时同一屋檐下赏风看月的温婉悠闲;每日当差辛苦归来后那双清冷含笑的眸子;染风寒后那带着淡淡药香认真熬药的身影。

        初来神都那日恍若丢失的急切心乱;元夜心思初展而生的失落羞恼;大理寺再见时的安定平和,悠然美好;傅府的不舍别离,心酸苦楚;六扇门的擦身而过,形同陌路;北凉州共历生死,旖旎逃亡;神都会时心意沟通,云雾渐去......

        等等诸般怅然,早于十年之间回忆千遍万遍,深刻入骨。

        一语情深,心意尽舒。

        柳施施眼波流转,两颊晕红,本是含羞带怯,忽而纤腰一动,双臂揽向身边那人,臻首凑前,吻了上去。

        顾小年身子一僵,微甜清香入鼻,一下瞪大了双眼。

        而相隔咫尺佳人呼吸微促,睫毛颤动,含羞大胆。

        若不喜欢,岂会长滞偏远小院,只为多待共处;

        若不喜欢,怎会每每相见心中柔软,烦恼皆抛;

        若不喜欢,无奈别离时,为何会强忍心痛,惆怅难消;

        若不喜欢,又怎会多做周折,耗费心力,只恐他遭怀疑连累;

        若不喜欢,闻君赴北凉,孤身而往,舍命相随;

        若不喜欢,怎会十年孤寂,只为等你。

        “我坚信你未死,还会回来找我。”

        “那如果......”

        “武功有成,替你报仇,或青灯古佛,或随你而去。”

        顾小年知她有挚友亲人,若为情而舍身,则不义不孝。

        两人额头相抵,柳施施眉眼舒展,唇角仍有晶莹,此时见心上人傻愣模样,顿时浅浅一笑,不给他开口机会,粉唇轻启,齿舌印上。

        岁月静好时,仿佛有来自遥远空幽的阻碍轻碎。

        这一刻,柳施施气海丹田如沧海横流,周身真气荧荧如芒,映地两人如白玉无瑕。

        一念通透,照见心意,她入宗师之境。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447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