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48.青冥剑

48.青冥剑

        雨后天晴,恰是午后,有一袭白衣入了神都。

        这是他第一次来神都,久历风霜的脸上带着好奇,距离他上一次离开中州,已经过去了四年多的时间。

        他四下看了看,抬脚朝一个方向走去,那是在城门内街边的地方,有一个茶摊,摊位不算大,五六张桌子挨着,在这个有几分热的时候,不少人在那边喝茶闲聊。

        闲聊喝茶的多是直接在一旁坐了的,凡是上桌肯定是要点些东西的,他拉开张凳子坐了。

        “客官,要些什么?”茶摊的老板从柜子后仰起头,有些懒散地问了句。

        他淡淡道:“一壶好茶,再多来些解暑的东西。”

        那店家应了声,去拿冰镇的瓜果了。

        他看了几眼,便将腰间的剑解下,放到了桌上。

        方才他便注意过了,这茶摊的老板总是会看向城门方向,只要是男子进城,对方便会瞧上几眼。

        像是在辨别什么,找什么人的样子。

        不过这些与他无关。

        忽而,他感觉到了一些目光,眉头微皱,眼底隐有红芒闪过。

        喝茶的人里不乏有江湖人,而他之前也有所耳闻,在这神都外城的地界,除了南坊山河车行的寇六爷,便是西坊无衣堂口分舵舵主关爷说了算。在这城内大大小小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对方的探子和手下。

        “你看那个人,那个穿白衣裳的。”

        “怎么了?”

        “别张望,你看他手边的剑,像不像是那把青冥剑?”

        “青冥剑?什么,青冥剑来了神都?!”

        “小点声,想死啊你。”

        有人窃窃私语,小心地看着那喝茶的男子,低呼出声。

        青冥剑,并非只是对一把剑的称呼,这还代表了一个人。

        此人仿佛横空出世,出现在中州之时不过先天一流的武功,其后对方游历北地,第一战便是越境界斩杀了北云州的莽山三雄,其后此人带伤入北云州,一路将追击的莽山匪寇全数击杀。

        在北云州的一年时间里,此人先后杀五十二人,其中先天绝顶者七人,有武道名宿三人,再现世,自身便已然是绝顶高手。

        无人知道他的名姓,他杀人亦不留下名号,只是因他用剑,剑法施展真气有若青冥斩空,是以被人称之为‘青冥剑’。

        死在他剑下的人开始只是臭名昭著的江湖败类,其后也有被他挑战的武道高手,渐而有以一技开武馆退隐的老辈武者。后面则不分善恶,凡是被他找上之人,尽皆要与之生死相斗,成为敌手,但无一例外,全都死于其剑下。

        他自北云州破境之后,辗转北地三洲之地,以成名武者磨砺手中之剑,一人一剑,出招狠辣,手下从不留活口。

        而无宗师出手,无论是江湖名宿还是武道翘楚,有不少想要扬名之人找寻其下落。但他似乎并不打算躲起来,谁找他,他便直接出现,伴随着的还有他的一剑。

        找他的人死了,还要连累背后的家族和门派。

        有风满楼的风媒遥遥问之,青冥剑沉默半晌,回道:想要扬名,便该想到会有今日,一家人总是要整整齐齐才好。

        此言被写于早报之上,传遍江湖。

        江湖人莫不因此而义愤填膺,因青冥剑杀人无算,遂称之为剑道魔头,归为邪魔外道一属,为武林正派之敌。

        此后半年,凡剑魔出现必有人死,其以一人之力灭门屠派,杀性滔天。

        同样,死在他手下的不乏龙雀榜上有名的年轻一代,直至后来引出游历的武道圣地的高手出手灭魔,青冥剑已经位列龙雀榜第四!

        这个排名,已经超过了谢道然。

        有人说这并非是他真正的实力,只是因为这人年岁已近而立之年,且根本难查其身份师承,所以浮云观有过考量,才将其排在第四。

        而青冥剑之名已经消失江湖半年之久,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被那位出身白马寺的武道高手灭杀了,毕竟就算是江湖上的魔头,但对上圣地出身的人,在那种底蕴之下,如何还能抗衡?

        可现在,青冥剑不止重现江湖,而且还出现在了神都!

        他气息如常,看不出衰弱有伤,只是坐在那里竟如寻常百姓一般,看不出丝毫武道端倪。没有人会觉得他是武功尽失,如此唯一的解释,便是此人一身剑意已经到了感应天地的地步。

        也即是,还差一步便要接引天地风雷二气入体,剑意圆满!

        这是何等可怖?

        横空出世不过短短四载,从先天境界竟然便要叩门宗师,他的天赋该有多好?他修行的功法是什么?他的出身,他的背景,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最主要的,是他的师傅是谁?

        这些全都无从得知,就连风满楼,也无法查出他的根脚。

        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人更强了,而青冥剑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那位同样消失的白马寺僧人的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

        喝茶的人正是游历中州及北地数年的大龙,如今的他凶名在外,自然算是名扬江湖了。

        而他的修为又早是先天绝顶,所以他才想着来一次神都,提一壶桃花酿,去祭奠传授他武功的那位‘前辈’。

        当然,游历这么多年,大龙心中未尝没有一些猜测。

        他神情冷淡,只是喝茶。

        早闻天下武者出神都,他故意在此地逗留,未尝没有要与神都武者一较高下的意思。

        只是有些遗憾的是,桌上的茶水都续了两壶,依旧没有人敢来上前挑衅,哪怕四下明里暗里已经多了不少陌生的气息,哪怕其中不乏有同境界的高手,但仍是无人上前,哪怕是搭一句话。

        这让大龙有些失望。

        “人终究只会躲在背后议论,而不敢出剑。”

        阳光微沉,四下有风,大龙起身,目光斜睨周遭避开视线的武者,冷笑,“神都武者,不外如是!”

        不乏有人咬牙不忿,忍不住想要怒斥动手,却被同伴拉住。

        习武之人都是有血性的,有时会有找死的行为,但在此间毫无意义。

        外城地界多得是江湖人,那些被大龙感应到的绝顶高手此时在茶摊,在酒楼,在街旁,在房顶,听了他这句话,俱都是脸色难看。

        他们在神都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于外更是常以出身神都而自傲,何曾被人如此讥讽过?

        但此人凶名太盛,即便有人心思活络,也不愿做这第一个出头之人。

        大龙静等片刻,而后摇头,提起桌上长剑,便要离开。

        “客官且慢。”背后,有人出声,也有些尴尬。

        大龙回头,目光落去,正是那相貌有些猥琐的中年摊主。

        “茶钱您还没付呢。”那人捻了捻手指,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3920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