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44.盛世一久,必出怪异

44.盛世一久,必出怪异

        尸源地被朝廷调去的火药付之一炬,整片山村的大火烧了两天两夜,火光冲霄,远远可见。

        刺鼻的烟尘飘进附近的山林里,赶出了不少野兽。

        只是没有怪物或是鬼神出现。

        诸葛伯昭从容返京,人人都说连鬼怪都惧怕了他,尸源地先前引起的恐怖舆论便一下被压制下去。

        至于受僵尸之灾的三郡之地,似乎无人再提及,只要尸源地被毁,剩下的便只是将那些所谓的僵尸消除殆尽罢了。

        朝廷的官军和江湖义士组成的队伍很快投入进去,按照六扇门的吩咐,所动用的尽是高效的火器。

        焚烧的僵尸堆散发出刺鼻难耐的恶臭,但总归是将这等丑陋事物完全消灭掉了。

        当然,也可能只是暂时,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爆发。

        而对于爆发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

        大周皇宫,御书房。

        一身明黄龙袍的身影端着一杯清茶,却皱眉不喝,似是有些心烦,将之顿在了桌上。

        “你不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么?”

        周锦言看着对面的身影,有些不满,有些无奈。

        几年时间过去,他身上那股凌人威仪更为明显,却也消瘦了许多,脸颊稍稍往里陷着,平添几分阴翳。

        诸葛伯昭拱了拱手,然后道:“臣在那所谓尸源地的村里,虽并未查出导致僵尸爆发的原因,但也发现了一些线索。”

        他探手入怀,却是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是些猩红的土状的东西。

        “这是何物?”周锦言问道。

        诸葛伯昭道:“这是唐门独有的蚀心散,与失传的傀儡术一样,具有操控他人的作用。”

        “你是说,僵尸一事与唐门有关系?”周锦言皱了皱眉。

        太予州与西南蜀州相隔很远,唐门的人轻易不出世,怎么会跋山涉水来那作乱?

        可这毒药又该如何解释?

        “臣在那山村中发现了一处地窖,里面有人住过很长的时间。”

        诸葛伯昭说道:“这毒便是从那里的土里收集起来的,由此可见,有人在那里大量炼制或是使用过这种蚀心散,经年累月,所以才会在土壤里留下。”

        “你的判断是什么?”周锦言问道。

        “此事必然与唐门有关,臣已红雀传书靖王殿下,询问近几年是否有唐门宗师未归。此蚀心散霍乱人心,如今看来,非是宗师难以控制。”

        周锦言点头,他知道对方如此做也是想要排除一下,万一是唐门秘方被盗或是外传的可能。

        当然,江湖之上,武道宗师有数,这等事一旦牵扯到宗师,其实不难找到源头。

        “所以,你的意思是此次僵尸出现是这蚀心散导致的?”

        “只是蚀心散并不会让人变成僵尸。”诸葛伯昭脸上也是出现疑惑,“僵尸以往只在典籍中有记载,尸变而成。那山村虽少见阳光,阴气很重,但数千年来不曾出现的东西从传说里突然出现,实在是让人奇怪。”

        “不管此事是人为还是什么,朕将此事全权交由你来处理,这可是十万人的死伤!”周锦言不怒自威,沉声说道。

        诸葛伯昭抱拳退下。

        走出御书房,站在阳光底下,他忽地有些生寒。

        这股寒意让他想起了那死寂的山村,当日他与普沉入那山村,看遍了每个角落,都未发现什么端倪。就连慕容辞等先前一应入村之人的痕迹也并未发现,就好像那里真的是人间绝迹一般。

        只有一点,那便是明明艳阳当空,他们却能清晰感受到那股落在身上的冰冷。

        方才他有件事刻意没提,那便是尸源地的最初形成是爆发了鬼事,只不过最后的报案之人也已经死去,整座山村便再无活口。

        似乎如今所能调查的,便只有从这蚀心散上着手,但无非也只是应对僵尸而已。至于那神秘的鬼怪,就如此断了痕迹。

        “究竟是鬼域人心,还是真有邪祟作乱?”

        诸葛伯昭长出口气,为官几十载,他这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等事。

        ……

        自有关僵尸这个字眼的过去又是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大周并不平静。

        江湖之上怪事频出,矛头调查仿佛都指向鬼物作乱。

        比如某位常年行镖的镖头在荒野乱坟外失踪,趟子手却在交付所压之镖时,于密封的镖箱内发现了已成干尸的那位镖头;有人在东海处看到了十丈多高的巨船趟过,隐有歌舞之声遥遥,大周水师闻讯出海,一无所获;有下山历练的各派门人结伴游历蜀中之地,在栈道看见了御剑破空的剑仙,飞渡大江时却被巨鱼一口吞入腹中,掀起百尺之浪;有早已归墟的武林名宿重现江湖,却是被人如尸体傀儡般操纵杀人。

        有奇诡的山庄现世,传闻其中藏有失传的十大内功心法,进入者却无一生还,后来才知这山庄于江湖各地皆有出现。

        有数个世家门派被人一夜灭门,尸体摆放成阵,却不见半点血迹;也有一流宗派一日人去楼空,其内一应如常,唯独不见半个人影,而膳房伙食尚温,柴火炭红;更有大周守军一夜成空,某座边关小镇只余黄沙。

        宫内朝堂也有怪异发生,譬如某位妃嫔竟然诞下狸猫,口吐人言,破窗朝月而遁;又如荒废的枯井里爬出了溺死的黄门,月下无影而一路走过淌下血迹,受禁军刀剑而不死。

        亦有大臣家中发生惊心之事。

        直到在早朝时,殿中金龙雕塑显化飞腾,破殿而出,雷雨大作。

        百官惊慌,

        周锦言失手打碎茶盏。

        ......

        等等之事,爆发在这新始四年的初夏。

        民间流言四起,说江湖武道之兴属逆天之举,上天施伐。也说朝廷无功,世无战火却累造军备,耗费人力物力。

        此间并无大灾,只因怪事而闹得人心惶惶。

        在朝廷的允许下,风满楼启动各地江湖风媒,寻觅当事目击之人,以求各诡事还原,来探求真相。

        不良人悄然于神都而动,并非是为了封锁流言,而是寻找流言源头,如何在京城流传。

        东厂与锦衣卫分别调查宫中与文武百官家中诡事,而六扇门则负责与各派牵连合作。

        原本门可罗雀的太史局门前现在门庭若市,每个在太史局任职的甭管大小官员或是小厮尽皆成为士绅家中的座上宾。

        而李乘风却突然抱病,卧床不起。

        神都内的各大佛寺或是道观,无论规模尽皆多了香火,就连白马寺这处武道圣地亦无法例外。

        人们敬畏鬼神,此时却不得不信。

        尤其是当朝堂上那一尊金龙飞升之后,无疑更将此神鬼之事推上浪潮。

        然后,早前那些被朝廷和门派打压的方士突然于江湖行走,他们或单行或抱团,于各地展露‘神迹’,大发横财。

        而更多的,则是涌入神都,不论是否真有本事,俱都将眼光盯紧了这块肥肉。

        于他们而言,皇宫,便是他们飞黄腾达的地方。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365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