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43.百川如海,青冥剑意

43.百川如海,青冥剑意

        这道声音沙哑而晦涩,让人听之仿佛能察觉到其中无尽的蛊惑和邪恶,可就算你能认知出来,心中依旧难免会生出无限的悸动和深深的神往。

        这是心中最真实的反应,让人忍不住去顺从,下意识回答一声‘渴望’。

        大龙虽然是个老实人,但他依然渴望。

        当他心中出现回答之后,眼中的迷茫却一下消失了。

        他猛地坐了起来,慌忙四顾,“谁,是谁在说话?!”

        天很蓝,云朵很白,鸟儿飞过歌唱,刮着温暖的风,吹来远处的花香。

        大龙有些懵,举目四看,空旷的原野丘陵上,只有他一个人。

        “是我听错了?”他疑惑道。

        “你没有听错。”

        熟悉而诡异的语调再次出现,让他脚下一个没站稳,踉跄了几步。

        “谁?”他回头,朝天朝地看,“你到底是谁?”

        他不会认为是自己听错了,但从小的挣扎坎坷让他很快镇定下来。

        大龙咽了咽唾沫,问道:“是人是鬼?”

        “是人,也是鬼。”神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死去的人,活着的鬼。”

        声音明明是那样晦涩不清,可大龙偏偏能听明白其中的咬牙切齿和不甘怨恨,这种纠缠的冰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别怕,本座不会伤害你,反而要给你一场大造化!”

        声音沙哑而沧桑,好似生平历经崎岖坎坷,见惯大江大河。

        大龙咽了口唾沫,小声而又小心,“前辈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我看不见您?”

        “老夫一生与苍天而斗,后遭天诛,但吾道心不甘,不甘一身本领葬于风雨,遂于此地留有残魂一道,以待有缘人。”

        “一道残魂?”大龙脑海一炸,心中登时泛起惊涛骇浪。

        他虽不读书,也曾听闻人死如灯灭,哪有一缕魂魄存生的道理?

        可若不信,四下空旷无人,那又是何人在与他开这个玩笑,又有何必要?

        果真非人哉?

        大龙怔住了。

        “怎么,不信?”声音低沉,略带不耐。

        大龙慌忙摇头,大声道:“不是,没有,只是此事太过...太过匪夷所思,一时难以承受。”

        “本座已等了很久,如今已是油尽灯枯,你可愿接受这份传承?”

        “当然愿意,只是......”大龙有些犹豫,“无功不受禄,前辈是想要我做什么吗?”

        “本座不求什么,只是等你成为绝顶高手,江湖扬名的时候再来这里一次,洒下一杯神都的桃花酿便够了。”

        “这......”大龙愣住了,只是这么简单么?

        “呵,难不成你以为本座会让你去杀几个仇人,或是扶助后人?”

        大龙也是不解,话本里不都这么说的么,无名之辈偶得前人遗留,做己用之后便要替前人完成遗愿,只是如今切身体悟,似乎并非如此。

        “本座纵横一世,便是魏央之流在我眼中都不算什么,唯有上苍可称敌手。而庸碌世人,又几时会被我放在眼里?”

        苍老之声出言霸道,偏生得让人没有丝毫想要反驳的念头,只想着去信服。仿佛说的便是真,说的便是绝对。

        大龙一瞬心生向往,双眼明亮。

        “前辈,我答应您!”

        说着,他面朝南,噗通跪下,嘭嘭磕了仨响头。

        “我老家在南,村里的人也葬在南,今日拜前辈为师。”

        他欣喜说着,眼眶热而湿润,饱经风霜的脸上露着傻笑。

        那道声音忽地沉默了。

        良久之后,在大龙挠头忐忑,以为自己做错什么的时候,耳畔终于传来声音。

        “无需如此,你是有缘之人,本座今日只传你一式功法,你我不必有如此渊源。”

        “可是......”大龙一急。

        “便如此。”话音虽沧,不容置疑,“另外你要记住一点,学我功法不是要你行侠仗义,凡事要量力而行,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大龙点头,“明白!”

        他从小孤苦,活到这么大,自然是尝尽人情冷暖,更是知道活着的艰难,肯定是惜命的。他倒是还怕万一前辈要他习武有成便去行侠仗义,成为大侠一般的人物,那他才要纠结该如何做呢。

        “那现在静心宁神,细细听好,能记多少,便看你造化了。”

        大龙一下凛然,连忙靠在一旁青石上坐好,闭上眼,一脸肃穆。

        “世间诸道,唯极永恒,纵横捭阖,武也。剑道,明心立意......”

        苍老之语字节圆润,清晰吐露。

        耳边没了风声,远处草植扶腰,树叶摇晃,阳光依旧那般好,周遭静然。

        ……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被风吹的有些发痒。

        大龙睁开了眼,仍有些不真切。

        “此为《青冥剑诀》,能记多少,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多谢师...不,前辈。”大龙恭敬道。

        虽然他现在还理解不了自己所记下的这篇法门的真意,但仍是能感受到它的强大。这不是自己从丐帮学来的功法能比的,其中所蕴含的至理需要他不断去揣摩,在今后的每个日夜里。

        “好好活着,本座等你的桃花酿。”

        “是!”大龙双眼含泪,听到对方愈加虚弱的话音,知道自己这位‘恩师’油尽灯枯,残魂要消散了。

        “你叫什么名字?”忽而,那沙哑的声音问道。

        大龙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位神秘前辈的名号,而且自身也未通名姓。

        “大龙,我叫大龙。”他挠了挠头,似乎是因为这个名字而不好意思。

        “没有姓氏吗?”

        “没有。”大龙话语有些黯淡,他从小便是孤儿,如何得见父母,这名字还是村里的老人给起的。

        “你以后就姓王吧。”那道声音渐渐淡下去,再不可闻。

        “王?”大龙喃喃自语,目光坚定,“武道称王!”

        ……

        ‘看’着岭上的青年跌跌撞撞兴奋地下山,顾小年的眼里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

        他已经将自己领悟观想数年的‘意’传给了对方,他不敢妄修剑道,便只好让这么一个人来替自己修行。

        不是为了事后吸功或是怎样,只是一种印证,或者说是试验。

        当然,如果来人不是大龙而是别人,哪怕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也是会传下的,不过从先前的交谈里他也看出了那青年的心性,原本想要在功法里设下的手段便没有用上,杀心也淡下去了。

        只要不以此为祸,那便真如他所说,给一个庸碌之人一场造化又如何。

        “观想四年,似剑道非剑道,有意无意那便要看你了,莫要让我失望啊。”

        顾小年心中想到。

        而他丹田气海中的那道先天一也终于黯淡下去,如烛火般熄灭,这便又需要长久的日子来恢复才行。除非斩下心意,以自身武道之意孕养,破境宗师,那这小泉眼便可在体内淌成人间沧海。

        如今这对他来说并不难,只是要么不做,做便要做到最好。

        种子已经撒出去了,就看最后成就的是什么花,什么果了。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365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