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平生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平生欢

        日头已经落山,晚风习习。

        顾小年抿了口茶,茶水温热,他不懂茶,但也能喝出其中的香味。

        沉默的此间,他也无言。

        傅如依轻轻抬头,眼角微红,不过面上表情不变,依然带着笑容。

        她拿桌布,将方才倒茶时洒出来的茶水仔细沾了,一番动作轻柔而认真。

        晚风吹过,她身上并没有胭脂的香气,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茶香。

        顾小年低了低眼睑,说道:“好茶。”

        “是吧,”傅如依略有些怔住,不知想到了什么。

        然后说道:“这是蜀州之地的新茶,我这里还有,喜欢的话就送你一些。”

        顾小年摇摇头,“我喝茶与牛嚼牡丹无异,喝了也是糟蹋。”

        “茶水本就是入腹止渴的,没那么讲究。”傅如依说着,给对面那人续满。

        “这两天,在这怎么样?”顾小年问道:“可有怠慢?”

        傅如依轻笑,“是小晴不知怎的认识了关青,金吾卫追杀罗网,我俩逃出后无处落脚,便来了这里。”

        顾小年点头,倒也没有被戳穿用意的不好意思。

        他想了想,说道:“罗网的段无视,现在就在我那。”

        傅如依娥眉微挑,接着有些若有所思,“是昀哥的安排么?”

        她真是极聪慧的人,仿佛能看透人心,又对世事参详地透彻。

        顾小年说道:“他们是这么说的。”

        两人虽都有些迫不及待地进入主题,但谁都没有先开口,不是输赢的较量,只是怕从对方那里得到的与自己愿景相悖。

        顾小年想劝,想讲顾昀可能并不会死,却又因现在出现的不确定性,他不敢如此保证。因为眼前人对顾昀用情太深,为伊消得人憔悴,她已经很累了。

        傅如依想问关于顾昀的消息,无论生死,一切都想知道,也存了一丝侥幸眼前的人可以帮他。

        可人是自私的,尤其是这份亲情极有可能是假的的时候,她更不知该如何张口。

        昼长夜短,但天依旧在晚下去。

        天际的霞光渐渐暗淡,这处小院无人来打搅。

        顾小年手摸着杯壁,终究收回双指。

        “陛下曾答应过,不会让他死。”他轻声道。

        傅如依一下抬头,眼中满是惊喜。

        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家人包括身份地位,以往所拥有的俱都成了过往,如今的依靠只有顾昀。

        她本是想与父母一并于福楼自杀的,要知道,府上被金吾卫拿走的只有那些下人和家眷,其余的除去自行逃窜便是自缢了。

        但傅承渊让她好好活下去。

        还有顾昀。

        傅如依如今从顾小年这里得知了最想要知道的消息,心中的巨石终于放下了。

        她长舒了口气,原本坚持的倔强仿佛一下松懈下来,眼里终于淌下泪来。

        顾小年只是看着,或许是刚才喝茶的原因,他觉得嘴里有些发苦,便又将杯中的茶饮尽了。

        他是为顾昀开心的,也是觉得这么一个女子实在是命苦了些,要因家庭和所爱的男人而担惊受怕,到最后困厄到如此田地。

        爱与喜欢不同,顾小年忽地想起了柳施施是这般评价傅如依对顾昀感情的。

        “那,他现在在哪?”傅如依擦了擦脸颊的泪水,语气哽咽,有些忐忑,有些欣喜。

        顾小年嘴角轻抿,道:“刑部天牢。”

        傅如依瞳孔一张,带着深深疑惑,“为什么?”

        转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恍然道:“是了,那处斩应该是假的了,到时候会放了他。”

        她的眼里带着希冀,落在顾小年的脸上。

        顾小年被她的目光刺得睁不开眼,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真窝囊,竟让这种受折磨的事情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他叹了口气,语气低沉,“处斩是真的,正由我来监斩,你先听我说,陛下的确是答应过要给兄长留一线生机,我想会不会这一线生机就应在这里?”

        傅如依摇头,失魂落魄,“不会的,她只是在稳住你们。”

        顾小年眉角颤了颤。

        “她是多么狡猾的人,直到她死,都没有一个人能算计到她。”

        傅如依笑容苦涩,“她又怎么会无端妥协呢。”

        顾小年默然。

        “你会救他吗?”傅如依忽地开口。

        顾小年嚅了嚅嘴,眼前是希冀的眼神,而在他脑海里,忽地出现了柳施施那张好看的脸,以及与她在一起时的场景,还有北镇抚司的锦衣卫在自己身前跪倒的画面。

        他想起了自己看着那件鲜红蟒龙袍时出神的样子,想起了所穿大红袍时莫名的自信与从容。

        他皱了皱眉,眼帘低着,偶尔看到腰间露出了系着的那枚腰牌。

        傅如依见他没出声,便也低下头去,跪坐在席上的身影一下是那样落寞。

        “会。”

        忽地,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什么?”她有些不确定。

        顾小年抬头,当最后一丝晚霞消失而夜色笼上的时候,一切好似在他的眉眼里深藏。

        “如果是周馥骗了我们,最后是死局的话,我会救他。”

        他说着,语气坚定而认真,“哪怕舍了命,我也会试一试。”

        夜色终于落了下来。

        ……

        “你不跟我回锦衣卫吗?”

        当顾小年说出了心中所想,而傅如依也终于解开心惑的时候,便是到了要告辞的时候。

        顾小年觉得对方在关青这里并不安全,容易走漏风声不说,关青也有狼子野心。

        “不去了,那样会给你惹麻烦。”傅如依说道。

        顾小年还想再劝,最后却是作罢。

        “处斩那日……”他犹豫开口。

        “我要去。”傅如依道。

        “那你不要冲动。”顾小年叮嘱道:“就算是到了最后一刻,也要先等我行动再说。”

        傅如依笑了笑,“怎么,你是觉得我武功不好,会是拖累?”

        顾小年点头,“我现在也见不到他,不确定他现在如何,到时候若连你也暴露,咱们可能都会死。”

        傅如依咬了咬唇。

        顾小年说道:“就算是我已完全掌握锦衣卫,让他们去与朝廷做对的话他们也不敢,所以,万事还要小心谨慎。”

        傅如依认真点头,“好,我听你的。”

        顾小年笑了笑,“希望事情不会变成那样。”

        他说着,然后出了院门。

        外面,邓三从台阶上惊醒,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打着哈欠跟上了。

        傅如依看着他离开,一下靠到了门框上,两日来哀伤与疲惫,如今终于有了关于那人的消息,她仿佛才重新活了过来。

        ……

        关青热情挽留,顾小年只是笑着婉拒。

        堂口外,关青挥手告别,满脸笑容,顾小年上马,从容潇洒。

        等两人离去,关青回想着方才所见那人气场,不免自惭形秽。

        顾盼时人显风姿,那是他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等马蹄声远去,关青依旧站在阶下,遥遥望着。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3031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