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宫门前八抬大轿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宫门前八抬大轿

        快要五更天的时候,顾小年已经到了应天门门口。m.

        宫门长长的甬道上,已经有了不少人,其中自是以文官居多。

        武官都是神都内的将军,手握兵权,同时与镇守大周疆域四方的那些大将关系匪浅。

        他们多是在内功之外还兼修高明的硬功,是以尽皆身躯魁梧,站在那里在月光下投下拉长的影子。

        顾小年在看他们,他们也同样在打量这个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

        双方没有冲突,更没有剑拔弩张,彼此只是略作打量便不再注视。

        于这些武将而言,对锦衣卫忌惮是有,但显然在魏央陨落之后,他们还不至于对一个年轻人感到畏惧。

        因为现在的锦衣卫权势不如从前,因为他还不是武道宗师。

        而对于顾小年来说,他只是对这些根本不熟,只是记下样子而已,日后同朝为官,免得遇到了还不认识。

        他不会主动找麻烦。

        少顷,宫门外来的大臣越来越多,甭管文官还是武将,都有各自的小团体,三五站在一处,偶尔交谈什么。

        这是顾小年第一次要上朝,确实与前世影视所见有所不同,起码规矩并没有那么森严。或许,皇权无论何时都是高高在上,只不过因所掌握的力量不同,有些程序也会因此而改变。

        武功,就是改变规矩的一种手段。

        顾小年双手拢在袖里,胡思乱想着,某个时刻忽地抬头,看向了长街的方向。

        那里隐约传来的咯吱的木头合叶声响,好似是机关之物,接着月光临近,原来是一顶官轿。

        “八抬大轿。”顾小年眼里带了些兴趣。

        如今天下,文官也并非完全不通武艺,文武双全之人自然是有的,比如顾昀。当然,朝堂上的文官自然少有专精于武道的。

        武道兴盛,但朝廷不会全要武夫,术业有专攻,于政事处理上自然还是要科举选士出来的这些读书人。

        在场文官有不少是家丁抬轿来的,但最多也就是四人抬,像眼前来人这般有些张扬的,这还是头一个。

        而且,在顾小年略微的感知之中,来人的武道修为亦是不低,竟是先天绝顶境界的高手。

        那么,这么一位高手,竟然还乘轿而来,这就有点意思了。

        抬轿的八人竟也是先天境界的武者,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轿子停下的地方刚好就在顾小年身旁不远。

        朱红的轿子上绑了一道白色的绸巾,有家丁敞开门帷,一道身影弯身从中走出,出来后,还故意低咳了几声。

        四周,有原本低声交谈什么的官员便一下息了声。

        “诸位同僚大人们好。”这人笑了笑,竟是朝众人摆了摆手。

        顾小年挑了挑眉。

        轿中下来的这人看着三十多岁,气质相貌倒是有几分儒雅,只是那两撇小胡子破坏了大半的美感,使得这人举止不管若何都有些轻浮,最主要的,还是这人眼睛太小,脸上若有表情或是言谈时双眼便会眯缝起来,显得有些阴险猥琐。

        顾小年一直跟公门打交道,对于朝堂上会有什么人他不清楚,而之前心里也一直紧绷着根弦,倒也没有刻意去注意神都内的权贵。

        是以,脑海里所记过的面孔或是身份里,没有能与眼前这人对上号的。

        他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因为他觉得这人有些作,太张扬。

        现在是女皇帝刚驾崩的时候,还没下葬,四周所来的官员甭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起码脸上都是带着悲戚的,最不济也是面无表情,哪像这人似的,竟然还笑眯眯地打招呼。

        这里是宫门口,有不少眼睛看着,更别说还有自己这锦衣卫的老大在站着,他就一点也不怕被盯上?

        顾小年站的笔直,身旁并没有几人,然后他思绪发散的时候,眉头微皱。

        “这位便是锦衣卫指挥使周大人吧?”

        那人竟是走了过来,还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顾小年本不想理他,但也好奇此人身份,以及想看看他是不是真傻。

        “是我,还未请教您是?”

        那人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意外,“你不认识我?”

        顾小年摇头。

        “哦。”那人看得他眼中真诚,便点了点头,“也对,你出身微末,一朝草鸡变凤凰,不认识本王也正常。”

        他这话倒是有些侮辱人的意思,只不过语气中却听不出来,顾小年皱了皱眉,倒是在想这人自称的‘本王’是神都的哪位皇亲。

        要知道,周馥当年即位可是杀了不少皇亲国戚,除了镇守四方的肃王靖王等人,神都中也就顺平王周白最令人熟知了。

        “本王周锦鼎,现在的你还要叫我一声堂兄才对。”中年人眼中略有几分自得,脸上却带了些自矜。

        有种‘这下你认出我了吧’的意思,他的个头不算高,将将等齐了顾小年的鼻梁。

        “原来是他。”顾小年心里笑笑,面上神情未变,抱了抱拳,“见过殿下。”

        ……

        神都中知道周锦鼎的人不多,因为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总会磨平一些人的记忆。

        顾名思义,周锦鼎与周锦言、周锦书这些人是同辈,当然还要加上一个周锦年,虽然年纪要更大些。他是前朝二皇子的独子,还要叫周馥一声小姑。

        那位二皇子虽然也争过皇位,但所拥势力不行,倒是参与地不深,也因此虽然自身被赐死,但也留下了血脉,便是眼前的周锦鼎。

        周锦鼎受封为安乐王,封地就在神都郊外的凤县,又有凤王之称,封地就离洛水码头不远。

        而顾小年之所以心中发笑,是因为在锦衣卫典籍中看过对这人的描述。

        其人喜好附庸风雅,乃花街柳巷的常客。而周锦鼎此人出手豪爽大方,又喜欢在耍乐时结交江湖豪客,但却更容易因此而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最后往往挨揍的还是自己。可谓是既丢了钱财还失了颜面,风评实在一般。

        当然,他很受京城那些青楼女子的喜欢,称他为‘天恩客’。后来有御史多上书言其德行有损皇亲颜面,是以被降旨责罚数次。

        十多年前,周锦鼎被人密告谋反,锦衣卫暗中追查,在某个青楼之夜,果听周锦鼎醉酒后与人言朝政,语气中多有不满。

        锦衣卫回禀魏央与皇帝周馥,魏央闻言失笑,“他一无才浪荡子,竟敢言反,莫不是要以青楼之妓为卒,以胭脂水粉为枪矛,披挂红绣上阵不成?”

        女帝遂笑,此事便罢。

        后来,周锦鼎偶然得知此事,饮烈酒,于宫门前拦下魏央车马,怒骂不止。

        彼时神都之上乌云压顶,电闪雷鸣,一场大雨将至,众人皆以为周锦鼎要死,可魏央只是令车马从其身旁经过。

        那日入夜,周锦鼎常去的青楼失火,火势蔓延整条长街坊市,火光冲天,遥遥可见。而诡异的是,适时周遭坊市所居百姓只见大火而未闻人声。

        次日,周锦鼎离京,再未踏足神都半步。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2969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