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偶尔也会弄词遣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偶尔也会弄词遣句

        夜,北镇抚司。m.

        简单吃了晚饭之后,顾小年到了锦衣卫指挥使的班房,在镇抚司正堂后面,很是宽敞。

        班房之后便是一个小院,这是他在衙门里的住处。

        魏央几乎不来北镇抚司,是以这边近几年除了袁城住过之外,倒是一直空闲着,但每日也有人打扫。

        值守巡逻的锦衣卫见了他,总是要停下步子恭敬问好,礼数丝毫不缺,顾小年感慨几番便关上了门。

        掌了灯,他在桌旁坐下,将从六扇门‘分赃’后的东西拿了出来。

        疗伤用的丹药自是不必拿出,直接将提升功力的丹药先吃了几粒,一边搬运内力化解药性,一边将功法拿了来看。

        三门武功他得其二,及经画一幅。

        广寒寺四百年前失传的《如来解离手》,有‘分筋错骨第一,扒皮抽筋降魔’之称,乃是一门极致的外功。虽冠以如来之名,但走的却不是刚猛纯阳之道,反而路数阴狠刁钻,一旦被习之武者的手摸上,便再难逃脱。

        广寒寺讲究佛法慈悲,在此门武功失传之后,寺中便再没有同路数的武功,只剩正大堂皇的武学。

        另一门武功是已覆灭的曾经五大剑派之一灵剑门的一篇秘术,名为《起灵诀》。如霹雳堂镇派功法《九霄雷帝心经》相似,都是以内力锤炼肉身的法门。

        只不过毕竟只是一篇秘术,提升上自然比不得这般造化全面的内功心法。但相反地,修行起来自然也就更容易些,起码对于年龄阶段的修行限制是没有了。

        “将潜藏在经脉之外,人体之内的游离力量联系起来,以气海丹田为中枢,继而激发出更强的力量。”

        顾小年沉吟片刻,自语道:“这不会是消耗生命潜力的吧?”

        当然,也可能是激发出全身细胞内的潜力,再以真气孕养等等神奇手段。只不过顾小年对这些不甚了解,即便是有这么一门秘术在,他也不敢贸然修行。

        秘术不同于武功,它的副作用或是潜在的威胁都是看不见的,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内视出来的。

        当时以柳施施和叶听雪二人的博学都对此说不明白,只是劝他斟酌。不排除诸葛伯昭或有眉目,只不过他没有去问罢了。

        将功法彻底记下之后,便随手以真气碾碎,再去看那幅经画。

        这是武道宗师所留之意,已留后人观摩,只不过会随着观摩参悟之人精神力的渗透、其上真意会越来越浅薄,直至消失。

        这就像是一张银票,随着摸过的人多了,它就老旧掉色一样。

        顾小年放开感知,心神一空,目光落在画上。

        画中大片留白仿佛天穹之下,蓦地出现一只鞋底。

        这鞋底几乎要踩到了脸上,顾小年猛地惊醒,手中一哆嗦,这经画便掉到了地上。

        他的心神方才全然沉浸其中,本是空无一物的蓝天白云里,忽然冒出了一只穿着破草鞋的大脚丫子来。

        顾小年下意识摸了摸脸颊,依稀有种被人踩了一脚的感觉。

        “这特娘的,有点邪门儿啊。”

        他在典籍中看过对这种经画类的真意遗留的记载,但这却是第一次亲自领悟。

        看着手中一片朦胧的经画,上面的留白清晰,但所绘制之物却是模糊一片,如同被迷雾罩着,任凭用肉眼如何看,怎么也看不清楚。

        这是一种保护,不只是对真意传承的保护,也是为了给机缘巧合得到此经画的普通人的保护。

        因为普通人的精神力要比武者来的薄弱,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巨大且陌生的武道真意,一旦被冲击,自然会重创。

        顾小年没有再凝神去感悟,而是将之收起了。

        这是宗师所留,除非乃天选之人,否则绝不是常人简单便可领悟明白的,既有机缘,那自然还需要一定的巧合才是。

        等腹中药力化开,顾小年便吹了灯。

        这等提升功力的丹药炼成乃是夺天地造化,自是要适量的。

        ……

        夜半梦中惊坐起,我与玄衍孰美?

        顾小年抹了把脸,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而后看了眼房中的滴壶,现在已然是四更天了。

        “差点忘了早朝。”他醒悟过来,起床穿衣。

        早朝并非天天都有,但今日是天子驾崩后第一天,朝堂上自然是有不少政事需要处理的。

        他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于情于理都是要参与的。

        顾小年没穿那身御赐蟒龙袍,而是穿的裁造院送来的品级官衣,一身纹蟒的大红袍。

        他摇摇头,穿戴整齐后从一旁架子上取了白麻衣裳,于外套了。

        文武百官要为陛下披麻,直至入葬。

        顾小年这般打扮好,推开了门,于月光下趟过了半个镇抚司的衙门。

        然后,他脸上忽地露出一丝笑意。

        身后,邓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正用手穿着衣裳,“大,大人,等我一下。”

        顾小年回身,“你做什么?”

        “大人可是去上朝?”

        “嗯。”

        “那没人陪着咋行啊。”邓三拍了拍胸脯,“虽然现在大人还没有家丁,但小的一个顶十个。”

        顾小年摇摇头,说道:“你回去休息吧,等下朝还要去西坊。”

        “可......”

        “现在还不是备轿车马的时候,以后吧。”

        顾小年说着,负手朝大门外而去。

        背后,邓三终于将衣服穿好了。

        他有些苦恼地,边往回走便重新开始脱了。

        ……

        六部大街依然安静,顾小年不急不忙地踱步而行,月光洒落,影在身后。

        外面的街与坊之间仍有通宵达旦的人家,遥遥看去,依稀能看到灯火通明的长街。

        “花街柳巷,琥珀杯持,相诉青楼梦好。不问人间变色,齿冷薄幸,只是醉生梦死闲人。”

        顾小年摇了摇头,忽而有感。

        接着,在某个时候,他停住了步子。

        这里已是空旷长街,夜风微燥,月华满地。

        顾小年出声道:“还要跟到何时?”

        语气冷淡,却清晰可闻。

        街旁的屋上无声多了一道身影,而路前身后亦有两人出现。

        “方才我还诧异,小顾先生应当是武功高强,怎地也会吟诗弄句,现在瞧瞧,这武道修为的确也是不赖嘛。”

        眼前出现的是腰间挂了两柄短刀的女子,一身劲装黑衣,年纪不到三十,个头不高,只是很是瘦弱。若不是声音易辨以及没有喉结,但从长相形体上看,很难确认她的性别。

        因为她皮肤黝黑,相貌也过于中性。

        “老子怎么没听出半点文采?”

        身后的是背负阔剑的壮汉,相貌因数道交错的疤痕而异常可怖,他上身光赤,腰上缠了数圈锁链。

        房上那人倒像书生,儒衫飘扬,手中铁扇轻轻抖开,话语冷淡,“文采武功,比过才知道!”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29699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