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四十八章 黑夜的临近

第四十八章 黑夜的临近

        顾山海这个名字,已经有些久远了。

        并不漫长的时日,却仿佛过去了太久太久。

        久到让一个人从手无缚鸡之力成长到先天绝顶的武道高手久到让一个偏远郡城的小捕快成为令人谈之色变的锦衣千户久到一个人的名字,从太多人的记忆中褪色。

        包括原本应该记得很清楚,可后来渐渐疏忽了的这个人。

        魏央看着眼前脸色攸然一变的那人,莫名笑了笑,“本督倒是好奇,他从小教了你些什么?”

        听了这话,本来下意识思虑些什么的顾小年一下愣住,他眉头不自觉地皱起。

        外面的风有些大了,日头上升,正是一天高挂的时候。

        顾小年的眼底出现了几分迷茫,因为他发现自己好似并没有多少关于儿时的记忆。

        或许是并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所以一切便都未曾记下。

        也可能是真的忘记了。

        他抬手,慢慢抚开眉头。

        “他”顾小年沉默了很久,才说道:“没教过我什么。”

        魏央目光闪了闪,如果顾小年抬头与他对视,便会发现不知何时,魏千岁的眸光里竟然流动着漆黑的光泽,仿佛是笼罩的黑夜,极易让人沉浸而又挣脱不出来。

        只是并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反而乐意深陷其中。

        顾小年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指抚着眉心,这是头昏时的下意识举动,觉得不舒服了,想要用手来蹭一蹭。

        “没教过你习字吗?”魏央问道。

        “没,没有。”

        “那你怎么会认字?私塾的教习先生,还是谁?”

        “是,是方叔?”顾小年一只手扶在了额上,眉头紧皱,“不对,是我哥,是我哥教我习字。”

        魏央有些惊讶,阴翳的脸上即便没有什么表情,但眼中仍是露出了惊讶。

        “顾昀?”

        “是。”

        “他还教过你什么?”

        “他他还教我。”

        “顾昀给过你什么?”

        “他给我好吃的,吃饭的时候总是把肉给我。”

        “”

        魏央舔了舔唇角,桌下的双手轻轻托到石桌上,肉眼可见的漆黑纹络弥散开来,如同蛛,蔓延在了整个桌底。

        “顾山海呢?”

        “他死了啊。”

        “谁告诉你的?”

        “赵熙年。”

        “他,给过你什么?”

        魏央死死盯着眼前的年轻人,这一刻,四下的风好像都止息了,静的可怖。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起来,有一种晦涩滞缓。

        顾小年的脸上露出几分挣扎,他仍是没有抬眼来看,抚着额头的手上有几分用力,骨节分明更显苍白。

        就如当年他的脸色一样,虚弱的苍白。

        “他给过你什么?”魏央缓声开口,声音低沉中带着蛊惑,如同一个漩涡,让人渐渐向里迷失。

        “他给了我武功秘籍和书信。”

        即便顾小年的话语有些磕磕绊绊,魏央还是松了一大口气。

        他喉间咽了咽,而后轻声道:“是什么秘籍?”

        “休命刀的详解。”

        “嗯?”魏央一下皱眉。

        他是当朝千岁,司礼监大太监,执掌厂卫,世上少有能瞒过他的事情,而想要知道的东西往往很快便会呈到眼前,说是耳目遍布天下也毫不为过。

        但总会有些疏漏,总会有为人所注意不到的地方。

        情报中当然不乏上述问题的答案,如今既是印证也是为了顺理成章地引导。而对方武功施为时真气含煞,他当然知晓,可他要知道的,不是这个。

        他想要的,也不是这个。

        魏央看着眼前渐渐平静下来的身影,忽地向前探了探身子,竟是主动将顾小年手掌拿开了。

        顾小年顺势抬头,有些疑惑,但也正是这一刻,他与之相视。

        黑白分明的瞳孔里一下映出了另一个人的面目轮廓,对面那张脸上如初阳化雪,阴翳消退,只有和蔼煦然。

        顾小年愣了愣,眼神因此而柔和,目光因此而变得有些呆滞。

        魏央慢慢坐下,鬓角的发丝有些沾湿,竟有些凉意。

        他目光直视,一字一句道:“你的内功心法,是什么?”

        咕嘟

        魏央喉间咽了咽,他竟有些紧张。

        若是让别人看见自然难以置信,即便是傅承渊在此,亦是会惊讶万分。

        世上能让魏央感到紧张的人和事自然是有,但极少,屈指可数。

        而如今,他竟会对一个年轻人而紧张。

        “内功心法”顾小年的双眼愈加呆滞,他张了张嘴,话到嘴边,似是想说却又犹豫不决。

        魏央眉头渐渐皱起,脸上有了几分不自然的泛红。

        “告诉我,你的内功心法是什么。”

        “是是掌中伏龙。”

        “嗯?!”

        魏央瞳孔一张,乌发飘扬,四下竟有劲风肆虐,身上大氅随之而动。

        强烈的罡风如同神兵利刃,在小亭中鼓荡而起。

        梅园里好似落了一场霜冻,无数梅花扑簌而落,一池寒水泛起波澜,随后层层凝结。

        外面的段旷下意识跑进来,但只是看了亭中那人的背影便马上回头,几步便冲到了外面。

        魏央脸色有些狰狞,他直接将双手放到了桌面上,整张石桌一下摇晃,上面竟浮起晦涩的金线。

        这是阵法,金线浮起,向四周蔓延,直至充斥在整个凉亭之中。

        魏央右手一翻,正是正反两面盖在桌面上,漆黑的雾气扩散,很快将顾小年整个笼罩起来。

        他本不想用这等方法,只不过还是小看了眼前这人的意志。

        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怀疑错了。

        但是,不管怎样,做事就要做到极致,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当然要另说。

        魏央身子前探,语调有些嘶哑,他问道:“赵熙年有没有给过你一门奇功?你的内功心法是什么?”

        他能清晰感受到眼前之人的颤栗,不只是来自身体,更有那凡人难以触及且玄妙的精神。

        用佛门的话说,那就是人的灵魂。

        颤栗有一刹那的加剧,魏央眼中一喜。

        然后便听到,“他给过我一个秘匣,不过后来被他抢回去了。内功心法,是掌中伏龙。”

        “啊!”

        魏央嗓中尖锐而啸,双手猛地向前一掀,黑雾霎那崩散,其中的身影如遭锤击,整个人撞碎了凉亭的玉石栏杆,滚落到了下方的梅林之中。

        噗

        顾小年口中吐血,身上沾了不少梅花。

        他的眼中浮现清明,只不过还有压抑的痛苦和深深的疑惑,他不敢抬头,更没有力气起身,只能捂着胸口,嘴里吐血殷红。

        魏央一头乌发飞舞,但在方才,立领半遮面,藏在其后的那双鹰狼般的眸子却死死盯着地上那人的反应。

        直到看到对方眼中在痛苦和疑惑底下,还有隐藏很深的怨恨之后,他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开来。

        “难倒,是我多心了?”11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2487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