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四十二章 了不起的人

第四十二章 了不起的人

        顾小年安静坐着,看着颜岑将饺子上桌。

        拌好的蒜和醋,还有一碗饺子汤,颜岑就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旁边便是一盏油灯。

        她撑着下巴,明亮的双眼一眨一眨,含着柔和的笑意。

        顾小年拿起筷子,看着她,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动筷。

        “大人吃啊。”颜岑轻声说着,有些甜腻。

        顾小年问道:“我离开这段日子,你武功练得怎么样了?”

        颜岑脸色一僵。

        “我怎么没在你身上察觉到气感?”顾小年微微挑眉,“咱俩年纪相差仿佛,我在你练武这般时日上,已经入了先天。”

        颜岑眉眼耷拉下来,噘着嘴。

        顾小年看着,这才饺子蘸了醋,吃了一口,味道不错。

        一灯如豆,时光便在此间摇晃。

        等颜岑收拾了碗筷,一壶黄酒还未温好,院外便传来敲门声。

        顾小年眉头一皱。

        颜岑过去开了门,小跑进来的那个人穿着得体的锦衣华服,满头大汗。

        他是邓三,只不过与上次相见胖了很多,能看出明显的发福,穿着一身锦衣也有些不搭。

        顾小年暗自翻了个白眼,自己直接来了北镇抚司就是不想被人叨扰,以关青在西坊的势力,手底下的市井泼皮在他进神都的时候应该就看到了。

        “大人。”邓三摘了兽皮帽子,搓着手走到了桌子边上。

        顾小年坐在椅上,抬眼看他,“这么晚了不在家待着出来乱窜什么?”

        北镇抚司今晚值守松懈,他又给了邓三腰牌,过来自然不难。

        邓三先是小心看了眼椅上那人的脸色,而后瞥了眼一旁泡茶的颜岑,后者冲他轻轻点头。

        然后,邓三这才有些嬉皮笑脸。

        顾小年当然看见了两人的小动作,也明白邓三找自己应当是有事。

        要不然,这个时候神都各个赌坊,花街柳巷可都是最热闹的时候,没理由这家伙来给自己拜年串门。

        “有话快说,刚下船,累了。”

        邓三一听,连忙在他面前坐下,说道:“大人救命啊。”

        顾小年本来半躺在椅子上,听了这话不由翻了翻眼皮,“你是又去赌了,被赌坊的打手盯上了?”

        “咳咳,那是以前。”邓三脸上也很是不好意思,但眼里的担忧是瞒不了人的。

        “不是小人的事,是关青,关青出事了。”

        “关青?”顾小年皱了皱眉,“他能出什么事?”

        在他离京之前,关青身上就已经有种比较彪悍的气质了,那是像社团头目经过了拼杀的岁月,穿上西装后的人模狗样儿,是一种沉淀。

        当然,这已经足够唬人了,也确实是有些本事。

        本来嘛,关青当了堂主,在自己面前都有那股快压抑不住的嚣张劲儿,这才多久,怎么会出事?

        邓三笑得有些难看,“大人还记得,他曾托小的往锦衣卫里安排了俩人的事儿吗?”

        顾小年点头,这事还是自己同意了的。

        “那俩人一个去了监察司,另一个在这北镇抚司里头。上几天,安排进北镇抚司里的那伙计查案的时候没忍住,顺了一块玉,结果让领他的小旗发现了。”

        邓三话语一顿,先是看了看眼前那人的脸色,然后接着说道:“那小旗把他羞辱了一顿,将那玉自己昧下了。本来这事儿没宣扬出去,也没第三个人知道,但那伙计是跟关青的,您想啊,他们这些混江湖堂口的,手都黑着呢。然后,这伙计就偷摸喊了以前在关青手底下相熟的人,晚上的时候在人家门口把那小旗给杀了。”

        听到这,顾小年稍稍坐直了身子,“把人,杀了?”

        邓三看着眼前这人只是这么随意的一动,就有种扑面而来的压力,顿时嘴上有些僵硬,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了。

        顾小年呼了口气,觉得这些人胆子真是大了。

        方显曾经说过,杀人只分第一次和无数次。经过了第一次的不适之后,往后的每一次反而都会给他带来异样的感触,这是会上瘾的。

        而关青就曾奉了自己的命,让人去伏杀了一队的锦衣卫。

        这些杀人的是江湖人,他们大多时会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而隐忍,可也会因地位的变化而产生心理上的微妙。

        就像这次,一块玉或许贵重,但恐怕让那人起杀心的原因,应当是那小旗官的一番折辱。

        草莽草莽,就在个莽上。

        ……

        邓三咽了咽唾沫,然后道:“董休把人杀了后,本来尸体什么的都处理的不错,但坏就坏在那小旗的婆娘刚好回家,在巷子里跟一个同去杀人的伙计打了照面。”

        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还有些愤恨。

        “本来一刀结果的事,那人却起了色心,坏了那婆娘的身子。您也知道,关青之前为了上位,笼络了不少良莠不齐的闲汉。那人本就是个无赖泼皮,最后竟是没灭口,反而威胁人家从了自己。”

        邓三笑了笑,“那婆娘假意应下,等他们走远了,立马就转头去了衙门报案,董休几人还没回西坊,就被捕快拿了。”

        顾小年忽地抬了抬手,邓三一愣,便住了口,只是下意识有些疑惑。

        “话先到这,”他听对面那人开口,“事儿到这,你怎么看?”

        “我?”邓三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明白。

        那边,颜岑将茶壶端过来,给他倒了杯茶。

        “大人是问你,这件事你是什么立场。”她小心地看了眼那人的脸色,然后道:“或者说,你觉得这些人该不该死。”

        邓三心头一跳,竟是坐也不坐,火烧屁股似的站了起来,“该死,该杀!”

        他说的义愤填膺,拍着胸膛道:“这也是没让小的碰见,碰见了非亲手宰了那狗贼不可!”

        顾小年看他半晌,这才摆了摆手,“坐下说。”

        “哎,”邓三应了,先是将桌上温着的黄酒端了,给对面那人倒了一杯,这才说道:“董休几人身上还有血迹,证据确凿,直接被抓着下了大狱。

        杀锦衣卫可是大事,六扇门的人过来审讯,有人挨不住,把关青给说了出来。”

        “这跟关青有什么关系?”顾小年皱眉。

        “大人别忘了,董休的身份也是锦衣卫啊。”邓三苦笑道:“一番审讯下来,董休便将关青给他买进北镇抚司的事情说出来了。”

        顾小年眼神冷了冷,“然后呢?”

        “然后关青也被六扇门的人拿了,这案子虽然简单明朗,不是他主使的,但毕竟关青是董休他们的头儿,又涉及行贿买官,这可是重罪。”

        邓三讪讪一笑,“小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您回来,这就马上过来了。”

        :。: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2487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