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二十九章 阵出有意

第二十九章 阵出有意

        被异性紧紧抱着是什么感觉?

        白锦想起了记忆深处那都快被遗忘了的身影。

        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那是自身的力量在快速流逝,而对方的身子竟在慢慢变热。

        顾小年轻轻凑到对方耳边,缓声道:“原来不疼,只是有些冷。”

        “不,不要。”白锦嘴唇轻颤,语气中不由得带上了乞求。

        那是对活着的留恋和对结果的不甘,哪怕她曾为高高在上的天人强者,被尊为陆地神仙,可当面临生死之时,终究还是凡人。

        凡人即俗,有七情六欲,也会怕死。

        顾小年丝毫不为知所动,若不是自己身怀‘登仙剑章’,现在的自己早就死了。

        不光是自己会死,外面的人会死,柳施施也会死。

        而怀中的这个人便会夺舍他们之中的某个人,在雪女宫继续修行,不出几年便可以重登天人之境,届时,天下又会陷入何等境地?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顾小年的杞人忧天,心里多想了。

        “你不能杀我,我是仙,我是仙啊!”白锦喊得撕心裂肺,有种要啖血食肉的的狰狞。

        顾小年轻声笑笑,“你不是仙,你只是疯了。”

        白锦一怔,随即竟诡异地笑起来。

        笑声在喉间呜咽,怨恨如丝。

        顾小年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

        “玉清,你就打算这么袖手旁观吗?!”白锦嘶声道。

        顾小年薄唇抿紧,观想更是聚气凝神。

        黑暗之中仍是只有那浅浅的水滴声,没有任何回应。

        白锦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她在顾小年的耳边不住谩骂,怨恨而恶毒,最终也无可奈何。

        顾小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坦,那是一种来自精神上的愉悦满足,就像是炎热的夏天将双臂伸进了冰桶里,全身毛孔在诉说着一种舒适。

        怀中的触感消失了,原本的用力一下抱了个空。

        光芒溢散,黑白之中仿佛破碎的玻璃镜面,他的身影成了万千,成了斑驳的碎片。

        ……

        棋子落棋盘,顾小年一下睁眼。

        巨大的虚弱感一下涌来,他身子晃了晃,一手按在了棋盘上。

        “你果然做到了。”柳施施说道。

        顾小年抬头看她,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四周原本晦涩的气机在消融,棋线消失,压迫感如浪潮般退去。

        有人松了口气,还有人一下脱力倒在了地上。

        “活下来了。”焦瓒仰躺着,有气无力。

        钟小乔脸色苍白,但硬撑着走到顾小年身旁,行了一礼,“多谢顾师兄救命之恩。”

        顾小年略作感知,众人气息虚弱,现在怕是连普通先天的本事都施展不出来了。

        嘴唇一凉,他下意识张了张嘴,一粒丹药入口即化。

        看着柳施施隐含担心的神色,他眼神一松。

        嘴上传来有些挑动的感觉,顾小年脸色一红,却是他方才将那青葱手指含住,忘了松口。

        柳施施神色如常,起身四顾,先前被金线相隔的通道已经恢复如常。

        顾小年被她扶着起身,目光逡巡,找的却是那身上带了白锦意念的人是谁。

        精神世界中的事已经消亡,但白锦仍有残念留下,而并非夺舍。

        “在找什么?”柳施施问道。

        顾小年勉强以奇门之法感知,摇了摇头,“白锦仍有意念还在。”

        柳施施双眼微眯,她当然知道什么是意念。

        宗师武道重意,直至天人之境将意化神。

        神念不灭,便会有一线生机所在。

        ……

        “柳姑娘。”

        那边,一身蓝袍的景云清整了整衣衫,走到柳施施身前施了一礼。

        顾小年看着,有些好奇。

        柳施施看他一眼,拉了他一把,“此次是他破阵,要谢便谢他吧。”

        景云清一愣,而后笑着抱拳,“在下无极道宗景云清,见过兄台。”

        “师兄客气。”顾小年回了一礼,至于称呼则是按薛芷称呼而来。

        那边,方重泉却是走到了一身雪衣的女子面前,脸色冰寒,语气森然,“你们雪女宫,此番就没有一个解释?”

        那女子方才一直在调息,此时听了,这才缓缓起身。

        顾小年闻声看去,一下目光微愣。

        也就是这时,他才知道了什么是美人颜如雪。

        她的气质清淡而更冷,如雪莲,如清泉凝冰,空谷幽兰。

        而看到顾小年愣神的样子,柳施施轻哼一声,不再看他。

        景云清在一旁看了,挑了挑眉,眼含笑意。

        “你想要什么解释?”叶听雪淡淡道。

        方重泉眯了眯眼,摸着自己肩头裂开的剑伤,隐有杀机而露。

        两人相视,气氛微凝。

        “此事还是等出去再说吧。”金刚寺的明惠和尚打了个稽首。

        顾小年忽地看向了一旁的景云清,目光太过突然,后者吓了一跳。

        先前柳施施被白锦幻术所惑,拉他入阵,顾小年先前以为应在景云清身上,可如今两人相隔不远,他并未感知到任何不对。

        白锦的气息,在这人身上并未出现。

        那边的众人已经朝外走了,柳施施看向顾小年,眼中带了疑问。

        “静观其变吧。”他说道。

        景云清当然听不懂,但在场诸人里的武功只是垫底,此番还多亏了顾小年才能脱困,自然没有说什么。

        一行人没做停留,心思各异,便朝通道外而去。

        走在后头的顾小年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脚步一顿,然后从一旁的棋盘上取了枚棋子收了。

        柳施施看了眼,也觉好奇,但终是没有返程再去拿。

        “有意么?”她低声问了句。

        顾小年摩挲着冰凉的棋子,笑笑,“我手里这个是有的。”

        柳施施美眸一亮。

        ……

        众人走出了通道,看到了大殿中早就没了气息的两人。

        叶听雪看了眼双目睁着的薛芷,而后走到瑶瑟身旁,将对方身上插着的那柄短剑抽了出来。

        剑身冰寒,未沾一滴血。

        “咱们是出去?”南如岁问了句。

        孟岸挑眉,“废话,要去雪女宫问个明白。”

        他这话的声音有些大,显然是故意让某人听到。

        “可这秘境......”

        “你是傻了么,真当这里是寒渊秘境了?”孟岸不屑撇嘴。

        一行人都有些沉默,顾小年趁机细细打量。

        白锦若是不想死便只能在大殿阵中动手,一旦出了大殿,阵法力量减弱,那她先前寄居在某人身上的意念,自然是躲不过自己的感知。

        即便自己现在因吸取了她的精神之力而异常昏沉,气海丹田因之而沉寂。

        而此时,在顾小年未曾注意到的地方,一个人靠近了焦瓒,白皙的手掌缓缓伸出。

        :。: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2293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