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十章 两日之后,雪过剑来

第十章 两日之后,雪过剑来

        这场风沙来得有预兆,去的也快。

        黑风落下时遮天蔽日,天地一片昏暗,裹挟的狂沙如同骤雨般拍打着窗棂,好险让顾小年这个初来乍到的人觉得这客栈都要被吹散了。

        等黑风席卷过后,外面天光大亮,明明已是下午,整片天都好像是透明的一样。

        顾小年清理着窗台上的沙子,抬指捻了捻,隐约可见这些沙子里有金色的闪亮。

        “沙金。”他随手拂了拂,黄沙飘扬落下,客栈外已是被黄沙包裹的世界。

        已经有城中的人开始出门清理了,他们拿着奇怪的工具,顾小年能认出来的就只有笤帚簸箕和筛子,其余的就看不明白了。

        那些人子打扫黄沙,也在寻找其中的沙金。

        没有人争抢,都只是扫着各自家门和沿边的街上。

        顾小年多少有些好奇,毕竟沙金虽少,但积少成多,若是打扫的多了,自然筛出的也就多。

        对于钱财,莫说是这些百姓,就是江湖武者怕也没有嫌少的。

        身后传来开门声,然后便是钻入鼻尖的酒香,继而是烧鸡的那种肉和料香。

        顾小年鼻翼微耸,回头看了过来。

        李梦龙的身上有些狼狈,倒不是受了什么伤,只是黄沙颇多,倒是脸上很干净。而他怀里的那坛酒和油纸包上,更是没有丝毫脏污,看得出是用心注意过了。

        “你没事吧?”顾小年打算上前帮他拍打拍打。

        “没事没事。”李梦龙闪开了身子,然后道:“脏的厉害,在这拍打了还要打扫,我去烧水洗洗。”

        顾小年摇头笑笑,也就作罢。

        “你先吃吧,这烧鸡加了猛料,北凉州独有,咱们中原可吃不到。”

        李梦龙笑着说了,然后出去。

        顾小年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油纸包,沉默片刻,走上前打开了。

        烧鸡炸得很脆,油纸包一打开,更诱人的香味便窜了出来,并没有那种让人生厌的油腻,反而让人食欲大开,口生蜜津。

        顾小年轻声一笑,坐回了床上。

        ……

        两日不过匆匆,翦城依旧平静,但那日龙雀榜上的年轻少侠肖寒被人取了性命一事,却在这短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大周江湖。

        偌大武林不会因其一人震动,不过总会有些波澜便是。

        同样的,人们对于那个出手之人也充满了好奇,其中不乏已经登山的几人。

        雪女宫昭告时所说寒渊秘境在腊月十九开启不假,但凡事有先后,总不可能让所有来的人都乌泱泱地一下上山。

        总会是有些特殊的人会提早出现在那,以最好的状态面对。

        此时,雪女宫天山之后的小山谷。

        在这里,雪与冰代替了泥土,一脚踩下直没腿弯,全是厚实的积雪。

        阳光就在头上照着,偏偏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温暖。

        这里有一座湖,数道身影便站在这里,似乎是等待了许久。

        “每每看到这剑来湖,就不由想到祖师风姿。”

        瑶瑟仙子负手站在湖边,看着如同镜面般的湖泊,面露感慨。

        此地冰冷而寒,泼水便可凝冰,可这湖泊却奇异,只有表面薄薄一层凝结,底下的水却仍在流动。

        在她身旁,是有些百无聊赖的叶明朗,他穿得厚实,裹得如同雪地上的白熊一般。

        此时听了瑶瑟仙子的自语,双眼便是一亮。

        无他,他们从辰时便来了这湖边,现在已经快到未时了,叶明朗早就等的不耐烦。可他见其余人静坐的静坐,修行的修行,这数个时辰竟是连个开口说话的都没有。

        天性好动的他如何能忍耐的了?

        更别说,他现在的思绪已经飘到了雪女宫的饭桌上,来这几天,可着实犒劳了他的口腹。

        那肥美的天山雪鱼,还有珍奇玉兔,以及老冰参汤,叶明朗不由咽了口口水,他是武道先天,自然能抗饿,可抗不了馋。

        方才这么多天一直表现很和蔼的瑶瑟仙子一开口,叶明朗当然便想凑上去说几句。

        于是,他便一下跳了过去。

        腿弯陷在雪里,瑶瑟仙子听了动静,淡淡看了他一眼。

        叶明朗本就因陷了雪而矮了一头,此时下意识抬头,然后便是一愣。

        眼神平淡而冷,里面见不到丝毫感情,哪有往日那般和蔼?

        叶明朗心头猛地一跳,可等眨眼过后,眼前便是瑶瑟仙子有些头痛后辈胡闹的表情,甚至还伸了手要拉他出来。

        而对方目光之中,更是温和一片,如同长辈般慈爱。

        叶明朗下意识躲开了瑶瑟仙子伸过来的手,自己从雪里抬了脚,真气不停调动,再站稳时便只是双脚没在了雪里。

        他一下有些沉默,离得边上那人也远了些,再无先前那种插科打诨般的心思,反而变得心事重重。

        “是错觉么?”他想着,却是不敢再去看那人的神情。

        “当年冰璇祖师信手一招,有剑自天外而来,将当时魔焱滔天的魔教掌教斩杀在此,浩荡天威,天山去一角,反而成就了这汪镜湖。”

        一身白衣倜傥的苏复自一旁走来,在瑶瑟仙子身旁站了,看向眼前湖面,“昔天人之威,何等神仙手段。”

        瑶瑟仙子只是和颜一笑。

        倒是一旁的叶明朗有些咂舌,此地四下平整如镜,眼前这片湖只目测也要有千米方圆,这真是人力所能办到的?

        与此同时,似乎苏复出言是一个信号,那边树下的和尚也诵了声佛号走过来。

        一旁那自从来了便在捏着小雪球,好像是在堆什么的年轻道士也缓缓起身。

        叶明朗看了这两人一眼,目光中有隐藏的敌视,他下意识看向了自家堂姐,那个他从小怕到现在甚至是会怕一辈子的身影。

        叶听雪从静坐冥想中醒来,仿佛只是身子轻晃,便出现在了叶明朗的身边。

        后者从对方脸上看到的不是绝美的容颜姿色,而是一种熟悉的冰冷。

        “你下山吧。”

        果然,她会开口说一句话,意料之外的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叶明朗一惊,有些不信地抬头看过去。

        但他看到的只有那抹不容置疑,以及无视。

        “为什么”

        算了,叶明朗想着,握着的拳头一下松开,眉毛跟肩膀好像一下耷拉了下去。

        瑶瑟仙子却是看了过来,目光在叶听雪平静的脸上顿了顿,最后也没说什么。

        叶听雪推了叶明朗一下,后者毫无防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但他只是低了眼帘,然后便仿佛是赌气似的大步朝山下走去了。

        “明朗他,能找到下山的路吗?”瑶瑟仙子问了句。

        “那就要看他有没有好好修炼了。”叶听雪淡淡道。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630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