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三十章 大理寺

第一百三十章 大理寺

        周康微微偏头,直视着面前那张淡漠的脸,“无情?什么时候锦衣卫也有资格说这个了。”

        顾小年不在意地笑笑,“你自己有什么原因我不知道,可你会因为自己的鲁莽而为整个王府带去什么麻烦,这个你有想过吗?没有,你有的只是心里那点可怜的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他瞥了眼不远处的蔡文斌,复又转过头来,“你既然会跟那种人混在一起,那可能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总之,我会押你进诏狱,剩下的,就与我无关了。”

        周康眼里难得带了些沉思,他看着就要起身的顾小年,忽地开口,“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顾小年的动作顿了顿,皱眉看去,“什么?”

        周康仰天看着,看着空中的那个大洞,偶尔落下的木屑灰尘,在光影下飘飘散散。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没有爱过别人吧。可我爱过。”他轻声说着,看向顾小年,淡淡道:“你让她失去了家人,变得不幸福,我就要杀了你,为她报仇。这就是我想要杀你的理由。”

        顾小年眼睑低了低,忽地轻笑,“那你所谓的爱,还真的不值啊。”

        爱一个人可能不需要理由,他不会评价对方这份爱意是否廉价,但在顾小年看来,爱上邱嫣那种骄横的大小姐虽然无可厚非,但因此付出自身的性命可就不值得了。更别说还会牵连到自身的家人,而这一切显然都不在周康的考虑之中。

        周康没有再出声,他缓缓调息着,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他来是杀人的,自然不需要多废话,只不过没有杀成就是。方才之所以会跟顾小年说这些,或许是被对方的笑意所感染到了,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些的人会做出灭门之事来,可事实摆在眼前,他能做的只有按自己想法来做事。

        就算是要进诏狱,那他也会留下有用之身,因为他答应了邱嫣要杀掉顾小年,那他就一定要做到。

        顾小年从怀里取了手帕,仔细擦拭着双手,刚才的交手之中,就算有真气护体,他的手上依然见了伤。

        蔡文斌适时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顾总旗果然厉害,竟然连王府的世子都给打了。”

        顾小年看也不看他,只是看向门外,微微皱眉,看来将周康押进诏狱的想法可能不会实现了。

        ……

        云来客栈门外聚集了不少人,只不过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人群被分开了。

        一身黑色束身官服的陈晟当先下马,身后是数十手按横刀的大理寺丞役。

        进来客栈后,马进和周晁紧跟在陈晟身后,目不斜视。

        而陈晟则径直来了顾小年身前,“顾兄弟,怎么回事?”

        蔡文斌眯了眯眼,原本抬起的步子收了回去,对方这种无视,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顾小年见了陈晟,也不隐瞒,便将前因后果说了,最后说道:“既然陈兄来了,这周康怕是去不了诏狱了。”

        陈晟闻言,也是笑了笑,“你啊。”

        出事的地方是云来客栈,于情于理,大理寺都有资格来管。而且,就算是陈晟直接让手下把在场之人尽皆拿下,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案子有什么进展吗?”

        大理寺的人自然将周康扶了,有随行的医官在涂抹上药,陈晟随口问道。

        顾小年摇摇头,“云家虽然参与,但暗中推手却是没有查出头绪。”

        “需要帮忙吗?”陈晟看他,“最近大理寺没什么案子,我倒是清闲得很。”

        顾小年笑了笑,“万玄的案子你没参与进去吗?”

        陈晟同样轻笑出声,只是没再说什么。

        简单处理好了周康的伤势,陈晟便挥了挥手,外面等候的大理寺丞役进来,将在场诸人围住。

        他看向蔡文斌,淡淡道:“蔡总旗,请你手下的兄弟大理寺走一趟吧。”

        “有这个必要么?”蔡文斌歪了歪脑袋,说道:“此事本就明了,在此地录了口供不就结了。”

        陈晟看了眼多少恢复过气力的周康,开口道:“世子周康是随蔡总旗来的,具体隐情还是到大理寺说明白吧。”

        蔡文斌脸色微沉,按刀的手略微紧了紧。

        陈晟垂眼看了,说道:“怎么,蔡总旗似乎不想去?”

        “抓锦衣卫去大理寺,陈少卿莫不是在开玩笑?”蔡文斌语气冰冷,目光锁在对方的脸上。

        此话一出,身后原本还不知该如何的锦衣校尉俱都是上前一步,隐隐与四周的大理寺丞役有些相抗的意思。

        陈晟只是一笑,脸色骤然冷下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比我要清楚,有些话可以烂在肚子里,但说出来就要负责。本官最后再说一遍,乖乖就缚,同往大理寺协助办案。”

        蔡文斌眼神眯起,双手握了又松。

        他觉得今天有些失算了。

        手下去禀报的人到现在还没带王府的人过来不说,而且这大理寺的人反倒先来了,现在的他有些进退两难。

        若是束手就擒,那今天可就掉了面子,本来是谋划好的一切一旦让大理寺的人查出来,如果追究,那肯定是对自己不利的。挑唆王府世子对锦衣卫出手,无论有什么原因,到时候先倒霉的必然不是周康而是自己。

        可要是不从,蔡文斌看了看四周虎视眈眈的黑衣丞役,他们一旦出手,自己没罪也就变成有罪了。

        他一边暗恨自己派出的手下办事不利,一边松开了按刀的手。

        “本总旗随你去又能怎样。”蔡文斌算是找了个台阶。

        陈晟轻笑一声,颇多讽刺与不屑异常明显,这让蔡文斌的脸色更是阴沉几分。

        顾小年自然没有什么抵抗的意思,双手背负,直接出门上了马。

        邓三几人同样跟着,只不过四周是将他们隐隐围在其中的大理寺丞役。

        一行人便朝大理寺而去。

        ……

        一路无话,只有沿街过往的行人频频注目。

        毕竟大理寺和锦衣卫同行的场景还是很少见的,更别说是像现在这般明显是后者受制于前者的情景。

        顾小年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坐在马上运行内功心法,自然是在抓紧修行。

        他的爱好不多,此时难得寻了个愿意做的事情,自然不会就此闲着。

        而蔡文斌等锦衣卫却是不然,他们的表情阴沉里还有难掩的尴尬,虽然都未被上了枷锁等限制,但现在他们被众人拱着坐在马上,还是有种囚犯的感觉。

        蔡文斌心里暗骂不已,可大理寺已经在眼前了。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2898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