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怪人和消息

第一百一十七章 怪人和消息

        顾小年还未靠近牢房,耳畔便传来一道轻语,“莫再往前走了。”

        声音和缓而慢,略有沙哑中带着岁月磨砺的沧桑稳重。

        顾小年停下脚步,看着那被禁锢在十字桩上的身影,莫名觉得方才的声音便是对方传出的。

        这是一种武道秘技‘传音入密’,能会这等秘法的除了一些真正的武道名宿之外,便是其天姿独厚的真传弟子了。

        因为这等秘技除非有高人切身指点,否则,就算是知道施展的秘法也是练不成的。

        所谓‘口口相传’不外如是。

        顾小年冲其略一抱拳,有些欲言又止。

        “此地为墨门的‘夺天工’,你要是没有通行之法,少不了会中机关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

        顾小年仔细打量了一眼身前的牢房,这才发现此地的栏杆不是寻常的凡铁,而是棱形的柱体,通体乌黑,上面的刻画奇诡,让人只是看了心里便会有些难受。

        “这是佛门的地狱经画。”顾小年略一分辨,立马收敛心神,移开了目光,不再过分关注。

        佛门的经画多有武道神韵附着其中,普通人或是精通佛理的人看了到不觉得什么,但若是修行武道之人看了,难免会有心念错乱之感。

        因为练武就是修行,修行便是修命,本是与天争,这等蕴含别人大道至理的神韵之物自然会影响其他‘同道’的心志。

        “不知前辈是何人?”他开口问道。

        声音很轻,但他知道对方一定能够听见。

        “你是锦衣卫,还是做你自己的事吧。”那道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但婉拒的意思很明显。

        至于拒绝的是什么,顾小年当然清楚。

        他是一个执着的人,也同样有野心。

        眼前这人肯定是武道高人,他想从对方这里得点机缘。不是想夺对方的内力,而是想学点本事。

        从自己踏上武道一直到现在,一路都是自己一人在摸索,幸亏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己还算是有几分机缘,能得了《隔山打牛》这等秘传法门,这才入了先天。

        可这等机缘不是常有的,若是自己先前没有得到的话,恐怕自己破境先天还不知在何年何月了。

        因为自己的心思太杂了,前世里关于武道的种种理念太过驳杂,想忘却忘不了,让顾小年的武道之心做不到那么纯粹。

        是以,他才需要一个解惑的师傅。

        不必按部就班地指导自己,只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解惑释疑便足够了。

        对方肯定是知道自己意思的,但现在看来,这对自己来说还是太奢侈了,对方婉拒地太过干脆。

        顾小年摇摇头,再次抱拳后,便转身向回走。

        这诏狱不是自己能天天来的,但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通过这次的‘试验’,已经找到了这等吸取别人内力的大致。

        他已经可以完全放下心来了,毕竟,这偌大天下,最不缺的便是人。

        而他,也有很多的时间来修炼。

        ……

        顾小年刚走到原先的牢房,那两个仵作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他向里瞄了一眼,原本国成的尸体被一张草席盖着,地上散落着不少沾血白布。

        那俩仵作背了药箱出来,冲陆双摇头说道:“犯人体内除了因饥饿导致的胃部变形以外,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他的经脉以及窍穴都没有破损现象,只是心脏内有淤血,可以判断是死者生前遭受刺激突然身亡。”

        “刺激?”陆双皱了皱眉。

        “按照医理上来说是如此。”那仵作说道。

        “你们只需要告诉本官,他究竟是不是被武功致死?”陆双语气不善地道。

        仵作两人相视一眼,俱都摇了摇头。

        陆双脸色稍沉,却是不好怪罪。

        毕竟此两人是专门负责诏狱验尸的仵作,手法高明,对于是否是武功所致的伤势肯定是能判断出来的。

        顾小年此时开口,“那我现在能走了么,陆总旗?”

        陆双看过来,“莫不是顾总旗跟他说了什么?”

        顾小年淡淡一笑,“本官是为查案而来,自然是要问询,若是陆总旗真想刨根问底,不如去找六扇门的人来,他们是查案好手。”

        陆双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顾小年自然不在意,直接让过他向外走去。

        “顾总旗,”背后的陆双淡淡出声,“诏狱可不是好地方,顾总旗还是少来的好。当然,如果顾总旗喜欢这里就另说。”

        听了这隐含威胁的话,顾小年不在意地朝后摆摆手,“陆总旗有心了,只是方才之事,莫要以为这么轻易便能揭过。”

        陆双脸色难看,他当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针锋相对。

        就如之前对方所说的那样,诋毁监察司锦衣卫,污蔑同僚,这件事肯定是自己授人以柄了。

        只不过陆双只是从气息上判断顾小年的修为并不强,看似还未突破先天的样子。只不过他值守诏狱,对于顾小年也只是有所听闻,具体的倒也不甚了解。

        是以,对方才的威胁之语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对于后天先天的判断多是从平时的气息来判断,后者真气凝炼,自然悠长浑厚。

        顾小年所修功法特殊,对于气机的敛息天生便有独到之处,是以只要他不主动泄露自身气息,那旁人无论如何看,除非拥有特殊秘法,不然的话,根本看不出他是先天。

        而他外形偏向柔弱,甚至是被人认为是不通武艺的寻常人也是正常的。

        顾小年走出诏狱,浑浊的空气顿时一空,外面天色虽然阴沉,但清新凉爽的气息扑鼻而来。

        他回身看了眼落下铁闸门的诏狱,摇摇头,上马离去了。

        ……

        时间往复,转眼过去了三天。

        这一日,一直在外面打探消息的邓三终于回来了。

        顾小年坐在桌案后,拿着毛笔有些犹豫,案上,是一份名册。

        邓三敲门进来,本想说话,但他眼尖,看了那份名册,当即闭上了嘴。

        顾小年抬头,不由问道:“怎么了?有事就说。”

        邓三瞄了瞄那份熟悉的名册,一脸讨好,“大人这是在看咱们的花名册呢。”

        顾小年一愣,随后笑道:“是啊,三个小旗官的位子,还有二十四名锦衣卫的名额补充,今天该定下来了。”

        邓三咽了咽唾沫,下意识地搓起了手。

        “你有意小旗官?”顾小年说道。

        邓三狠狠点了点头,又有些犹豫,“说不想是假的,人往高处走嘛。”

        顾小年将毛笔搁了,抱臂向后靠着,“我会考虑的,先说说你查到的消息吧。”

        “哎。”邓三喜形于色,但还是没忘记最重要的,他上前一步,低声道:“武家兄弟是在赌坊欠了银子,整整三万两。”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2898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