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诏狱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诏狱

        顾小年看了眼邓三,“你跟他们关系很好?”

        邓三一愣,随后点点头,“算是吧。”

        他苦笑一声,“在咱们锦衣卫里,难得有能说上话来的弟兄,就算只是赌友也没所谓。”

        “这样。”顾小年点头表示理解,随后摆摆手,“你先别急,查过扣人的原因了吗?”

        邓三说道:“没来得及细查,只知道是昨晚欠了赌坊的钱。”

        “能让赌坊扣下,说明输的不少。”顾小年手指点了点桌子,“这样,你先找人去具体查一查,只是被扣人的话,想来赌坊那边顾忌锦衣卫的身份也不会乱来,说不定他们还会派人来衙门。”

        邓三狠狠点头,“那小的这就去。”

        “去吧。”顾小年说道。

        邓三临走没放下怀里的飞鱼服,抱着就跑了出去,顾小年只是摇摇头,背靠在了桌案上。

        直觉里,他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莫名地,顾小年想到了楚禅,要知道,对方上一次现身,可就是在西坊市。

        现在没有对方被拿到的消息传来,虽然对方因为袭击平阳公主现在肯定是被通缉着,但由不得顾小年不小心。

        他不会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成就先天就有什么得意,要知道,楚禅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盛名之下无虚士,顾小年当然要小心。

        所以,就算他要救人,也要现查明白原因才是,那暗处的楚禅可不是好相与的。

        想到这,顾小年不由揉了揉眉心,自己似乎从来到神都就一直被事缠身,少有清闲下来的时候。

        而自己已与柳施施将近一个月未见了,要说没点想念是不可能的。

        “这过的叫什么日子。”顾小年有些不爽。

        他拎了刀,打算去一趟诏狱。

        ……

        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里关了无数囚犯。

        其中不只是朝廷的官员和从犯家眷,还有一些江湖高手。毕竟锦衣卫虽然针对朝堂诸公,但不乏会有江湖人招惹到锦衣卫。

        而且,诏狱所关押之人俱是圣上钦笔定罪之人,得罪皇权的可不只是那些当官的。

        是以,经年累月下来,诏狱里的孤魂野鬼自然不少。

        顾小年现在已然成就先天,而又摸到了那条快速积攒内力真气突破先天绝顶的道路,自然没理由继续由自己耗费时日苦修。

        想突破先天绝顶不算难,只要内力够一个量就行,但却并不具体。

        就算是修行同一部功法,有的人十年八年的内力就够了,而有的人耗费一辈子都无济于事。

        这关乎到天资和根骨,还有机缘。

        顾小年觉得‘登仙剑章’就是他的机缘,所以,他才来了诏狱。

        当看到山之巍峨与海之宽阔之后,难免想要亲自攀登一番,以前的种种听闻,终不如自己亲身体会来的真切。

        因而,对于武道一途,顾小年自然看的是极重。

        谁让,他体会过实力弱小带来的感受,百般滋味尽在心头,让他如何能够忘却。

        ……

        诏狱自然不是谁都能进的,就算同是锦衣卫,也不能私自进入诏狱。

        在诏狱门前,顾小年便被值守的百户拦下了。

        顾小年在门口出示了腰牌,说道:“监察司两队小旗在西坊遇害之事想必大人也有所耳闻,下官前来便是调查此案。”

        那百户仔细看了看腰牌,一双眼睛在顾小年身上逗留了很久,这才让开了身子。

        顾小年报以感激一笑,这才进去。

        “最多半个时辰。”身后传来隐含告诫的话语。

        诏狱当然阴森。

        偌长的通道有些昏暗,只是隔了数米才有火把点亮,而那一道道铁闸门,更是森严无比。

        守在这里的锦衣卫无一不是后天三重,而在那数道铁闸门旁立着的,俱都是一流高手。

        顾小年目不斜视,领路的锦衣校尉遵从吩咐,直接带他绕过了关押朝廷命官的牢狱。

        “此去往前,便都是江湖草莽之人了。”领路锦衣卫说道。

        顾小年点头,脸上带了些礼貌客套的笑意,略微朝前伸了伸手。

        那锦衣卫自然不蠢,当即说道:“那大人当心,他们有的还没有失了武功。等到时辰卑职再过来。”

        说完,他便拱拱手,转身离开了。

        “好,多谢了。”顾小年说了句,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朝前走去。

        狱中肯定会有巡视的锦衣卫,所以他就算是要做点什么,也肯定是会小心的。

        诏狱里的味道很不好闻,空气不算浑浊,但偏偏有种潮湿和腐烂混在一起的怪味儿,发馊发霉,让人很不舒服。

        顾小年用手轻轻捂在口鼻,慢慢朝里走。

        他没穿飞鱼服,只是一身干净的皂色棉袍,当他走进幽深的过道后,耳边便传来铁链拖动的声响。

        两旁的铁制栅栏里,慢悠悠地靠过一些人来。

        他们都是还能走的,也并不是真正有威胁的,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还能自由行走,即便是枷锁加身。

        没有人说话,只是看着一身干净的顾小年慢慢朝前走。

        顾小年能感受到他们的目光,犹如实质般的,里面全是麻木和渴望,那是对自身处境的麻木,以及对自由的渴望。

        就算人身处囵圄,依旧不能磨灭他对生与自由的渴求。

        他们还有些羡慕,羡慕外面的这个年轻人可以自由行走。

        但顾小年并不理会,这些人虽然可以在牢房里走动,但他们已经废了。

        武功倒是小事,而是他们的精气神,与那些真正麻木的人并无两样。

        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类人,已经被诏狱里锦衣卫的手段折磨的怕了,他们不敢说话,只能透过眼神表达出心中所想,可并不能改变什么。

        而顾小年也不能改变什么,他只是总旗,就算是当职监察司,也管不到诏狱,更没有权利和实力抗衡。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小心地做自己的事情。

        就算能得到的很少,但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够了,因为他还想好好地活下去。

        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但人人都渴求幸福安稳。

        顾小年也不例外,哪怕他是锦衣卫,是外人眼中的不良人,朝廷鹰犬,但他依旧有自己的坚持。

        因为他有自知之明。

        顾小年慢慢走着,但放开了感知,附近中谁的内力浑厚,谁的气机更强,他‘一目了然’。

        而他要寻觅的,是适合自己的,不要太弱的,也不能太强。不然的话,极有可能会遭到反噬。

        毕竟,他可以身怀‘登仙剑章’这等世间奇功,其他人也可以有别的机缘。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阴沟翻船。

        这是他的‘第一次’,他不想因小失大而出现意外。

        不贪心,才能活的长久。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289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