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一百零九章 相面

第一百零九章 相面

        到了傍晚时分,雪终于落了下来。

        有细密的雨滴混在其中,淅沥纷扬,很快湿透了地面。

        班房的门没关,顾小年现在的体质比往常不知道好了多少,虽然看着还有些羸弱,实际上却要比大多数人要健康的多了。

        这是‘登仙剑章’给他带来的改变,亦是所追求武道所带来的反馈。

        武道,他很喜欢,不只是可以改变体质延寿,还能让他更好地活下去。体会到了另一种生活后,顾小年就喜欢上了这种追寻。

        他摩挲着茶杯,将手里的志异小说放下,连番修行之后的解闷,他已经打算回家了。

        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邓三撑了柄油纸伞,从雨里小跑过来。在屋檐下抖了抖身上的水,把伞放了,这才从怀里小心地取了叠好的硬黄纸走进来。

        顾小年看着,知道或许来了差事。

        “大人,是镇抚使大人的手令。”邓三将纸小心摊开,放到了顾小年的桌案上。

        南、北镇抚司各设一镇抚使,其中北镇抚司镇抚使一职由锦衣卫指挥使魏佲轩暂代,而南镇抚司的镇抚使是袁之焕,此人是个墙头草,在魏佲轩和傅承渊之间并不明确站队。

        当然,也可以说是个老好人了,毕竟,明里暗里的,无论是所谓的‘阉党’还是‘文党’,他都没有的罪过。

        此人年过七旬,与右相田庸是一个时代的人,算是两朝元老。他在袁城上一任锦衣卫指挥使时便是南镇抚司的镇抚使,可谓是资历极厚。

        顾小年没有见过对方,但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官,他自然是有些了解的。

        他疑惑的,是自己不过区区总旗,怎么会有任务能让对方这等人物亲自派遣过来。

        顾小年仔细看了看纸上的字,随后眉头微皱。

        袁之焕让他们监察司配合北镇抚司的缇骑调查古宸和王越一事,务必揪出暗中偷袭出手的那些江湖人,而且还有限期,在元日之前,也就是春节。

        算算,便是月末。

        顾小年把纸随手叠了丢在一旁,看向恭立一旁的邓三,“你觉得,此事为何会落在咱们头上?”

        邓三闻言,仔细想了想,有些迟疑开口,“是因为古小旗他们是咱监察司的人?”

        顾小年听了,只是轻轻摩挲着手指,随后摆摆手,“案子明天再查,天色不早了,先回去吧。”

        邓三应了声,撑起伞快步走了。

        顾小年靠在椅子上,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却是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经浮了一层。

        锦衣卫虽然查案,但更多的是直接动手拿人,很暴力,极少有讲证据的时候,因为他们从来都是听命行事。

        上头让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让他们杀谁,他们就杀谁。

        这正是与刑部的捕快以及大理寺的丞役有所区别的地方,因此,像是这种找江湖人带着‘技术性’的案子,一般都是交给六扇门来办,不只是因为对方和江湖人打交道有经验,更因为对方的破案手段。

        术业有专攻,捕快吃的就是破案查案这碗饭。

        南镇抚司是专门调查本卫的机构,监察司查的就是自己人,可是,像这种摆明了被江湖人所杀的锦衣卫案子,极少会落到他们身上。

        因为实力,武道修为。

        武功不高,去查案就是送死,这个道理谁都懂。

        因此顾小年才不理解,但不理解归不理解,自己官小,上头的命令就要听着。

        现在没有方显罩着自己,该怎么做他当然有数。

        ……

        顾小年仔细检查了一遍绣春刀和腰囊里的数柄飞刀,这才从门口取了蓑衣披上,走了出去。

        乾坤袋虽然好用,但在战斗中使用容易分心,因此只是当做一个随身的便捷包裹用。

        随便挂在腰上,就像是一个朴素的香囊,也不引人注目。

        他今天之所以这么认真,是打算将事情解决了。

        关于那个邱府遗留的先天武者。

        因为这总像是根刺,现在手上的事情忙完了,再不将其拔掉,夜长梦多。

        顾小年骑着马慢悠悠地沿街而行,他想着,对方恐怕也快忍耐不住了。

        ……

        邱武换上了初入邱府时自家大人赠予自己的那件锦袍。

        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旧了的青衫,却很是干净,现在已经洗的有些发白了,穿在身上也有些发紧,明显是小了些。

        但他毫不在意,真气外放体外,像是穿着一件无形的蓑衣,雪花落下,自行朝一旁滑落。

        邱武手上持了柄剑,他站在长街的中央,此时雪大无人,天色暗沉,就连两旁的铺子都紧闭着门窗。

        但还是不乏有好事者趴在缝上看,因为只从‘雪落不加’来看,站在街上的邱武必然是先天,而看现在样子,待会明显是要有一番争斗。

        这里长街在往时也不甚喧闹,只不过因为近来江湖人变多的缘故,是以神都的大街小巷里都能碰到一两个拿刀带剑的武林中人。

        而邱武之所以选择在这,是因为这里离南镇抚司衙门够远,却是顾小年回家的必经之路。

        他本来还是想再等等,等一个机会再出手的。

        但邱武等不下去了,因为他怕自己再等下去,杀人的心便要冷了。

        有时候杀人是头脑一热刹那的决定所引起的行为,有时候却是经年累月沉淀的爆发。

        邱武两者都不属于,他是对以往那种归属感的报答,因为报答邱忌的知遇之恩,他才会为对方报仇。

        他的名姓是对方赐下,在对方身死时他便决定,日后必然要还给对方。

        今日,邱武做下了决定。

        机会永远不会有,顾小年是锦衣卫,而且还是异常谨慎的锦衣卫。

        邱武不确定他到底发现自己了没有,因为一个多月以来,对方每次归家,周身气机都没有丝毫破绽。如果自己不能一击必杀,对方一旦选择逃离,他没有把握能擒下对方。

        那么,一切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邱武才不想等了,等杀了对方,他就离开神都。至于能不能离开,他还没有考虑。

        远处,街角已经拐过了一骑。

        对方马上的身子依旧挺拔如常,带着斗笠蓑衣,马蹄踏踏,打了个响鼻。

        邱武眼神凝了凝,曾几何时,自己也像对方如此年轻,只不过,人生际遇却是不同。

        他缓缓抽出了长剑,雪花落在剑身上,却是被真气一撞,直接拂落。

        剑身变得愈加明亮,那是从手上延伸过去的真气。

        邱武从未小视对方,恍惚一生巅峰便是为了此间。

        然后,他先出手了。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289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