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七十八章 风景曾谙

第七十八章 风景曾谙

        陈晟看了,神情不变,淡淡道:“可他还是顾山海的儿子,他能帮我,但也能给我带来麻烦。那位将他安插进监察司,无非就是想砸进一颗钉子,揪出袁城的余党。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如何有了牵扯,但事已至此,咱们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借势?”马进低声道。

        陈晟放下筷子,轻笑一声,“不是借势,是让他帮忙。”

        顾小年的兄长顾昀是首辅傅承渊认定的女婿,而大理寺卿傅清书便是傅承渊的儿子。段旷今日将顾小年领进南镇抚司之举没有丝毫掩饰,也就是摆明了让人知道顾小年是他的人,或者说,是那位千岁的人。

        顾小年自身抱上了那位千岁的大腿,背后已有厂卫撑腰,身后关系网虽然铺就的不大,可极为坚韧,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马进自然听的明白,他低头看着,青玉坊的上等蜡烛灼着明亮的光,整个大堂不算通明,却是暖黄惹人。

        陈晟的面孔染上一层暖光,驱散了以往的冰冷,更添青年人的英挺。

        “吃了么?”陈晟拾起筷子,随口问道。

        马进听了,接着道:“吃了,大人若是没有其他吩咐,那属下先行告退。”

        陈晟说道“让兄弟们再去查查那位柳姑娘。”

        马进一怔,“上次不是查了,说是没问题吗?”

        陈晟看着眼前的汤水,已经有些凉了,上面凝了薄薄的一层。

        “看她举止,仿佛大家闺秀,我与小年交谈,她在一旁没有半点不耐和尴尬,心思沉静,端庄得体,一定不是常人。”

        马进抱了抱拳,躬身退了出去。

        堂中桌前,陈晟薄唇抿紧,看了眼顾小年方才所坐的地方,前方桌面上,多是剔除的鱼刺。

        ……

        神都的夜并不黑暗。

        白天阴天,晚上行云厚重,不见星与月。

        但长街上灯火通明,那是无数人家的生气,也是还未落下的神都夜市。

        柳施施骑在马上,顾小年在前面牵着,两人俱是平静,路过热闹的夜市,穿过人群,身上满是光亮。

        “好美啊。”柳施施轻声道。

        顾小年听见了,回头看了看,暖光落在她的脸上,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带着浅浅的笑意。

        “是啊,在青河郡哪有这么热闹。”顾小年应了声。

        “那位陈大人很客气,是小年的朋友吗?”柳施施问道。

        顾小年闻言,没有马上回答。

        耳边是比白天要弱一点的喧闹声,夜市两旁多是摊位,一盏盏灯笼延伸着挂到了远处。

        “算是吧,朋友。”顾小年笑了笑,目光平静,脸上永远是不似他这般年纪的沉稳,只不过,不知何时早有一抹冷峻掺了上去。

        人生事多,多将韶华倾付流年,此后再看风景,俱是夕阳晚。

        前世繁华看了,经历多了之后,哪怕未曾历尽沧桑,心境难免会有岁月沉淀之感。

        比如现在的顾小年,当看到这仿佛回到前世般繁华热闹的夜晚时,两世为人,平静的心起了涟漪,原本的记忆却是有了褶皱。

        今生才是现世,哪管其他?

        长街不短,他们牵马走过,背后的灯火越来越远,喧嚣也越来越远。

        眼前虽然还有万家,道路却已渐进黑暗,变得模糊起来。

        “咱们去哪?”

        “去云来客栈。”

        他白天来时看到过这家客栈的招牌,自然记得。

        “我觉得小年资质不差的,先天,你也莫急了。”柳施施的声音还是那般空灵温婉,听在人耳里,总能往心里去。

        顾小年无声一笑,算是回应。

        先天者,需要内力运行周天,这个周天,是指全身各处的经脉、窍穴,而不只是后天‘气游周身’的奇经八脉。

        其实说到这,顾小年早就觉得自己修行‘登仙剑章’的气流通时经过四肢百骸,应当算是‘周天’了。

        但实际上,自己并未感觉可以将内力外放。

        练武之人为何除去资质根骨之外,还讲究悟性?除了对武功秘籍的领悟速度原因外,还有这种对自身和意境的那种感觉。

        朦胧而真切,这就是悟性。

        而在顾小年的感觉里,虽然自己修行速度已经是很快了,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他现在就缺这个,只是一点点而已。

        ……

        这是一处不大的府邸,但也只是相较偌大神都所有建筑来说。

        大堂之中,传来一声脆响,那是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个女人尖锐的怒斥,“混蛋,苏擒虎这个狗东西,竟然敢耍本小姐!”

        堂中跪了几个丫鬟婢女,其中一个左脸通红肿起,眼里含泪却是努力不让眼泪淌下。

        正中站着一个身穿大红锦袍的貌美女子,只不过此女虽然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岁,但一双眼睛却是锐利的很,寒光毕露,让人不敢直视。

        她许是喊得累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用力顿了顿茶杯,又倒上了新茶。

        艳红的唇刚触碰到茶水,顿时痛呼一声,猛地又将茶杯摔在了地上。

        “一帮贱婢,是想要烫死我吗?”她一掌将桌案拍碎,起身踹在了离的最近的一个婢女身上,后者摔飞出去,嘴里吐血,但一声不吭。

        不是不痛,只是不敢出声。

        “谁又惹我妹子生气了?”

        门外走进一个身穿绛色锦袍的年轻人,也不看脚边吐血的婢女,直接越过对方迈了进来。

        “跟我说,哥哥替你出气。”身穿绛色锦袍的邱梓越走过来,微微泛青的眼眶里,一双阴冷的眸子环视一圈,落在堂中下人身上。

        被他看到的人,都忍不住颤了颤。

        邱嫣看他过来,这才瘪了瘪嘴,托了个长音,“哥~有人欺负我。”

        “是哪个不怕死的?”邱梓越眉头一皱,他对自己这个妹妹可是太了解了,对方此番作态,生气的源头明显不是府中的这些下人。

        邱嫣张了张嘴,却是猛地顿住。

        她虽然骄横狠辣,却不是蠢人,这一刻忽地想起了方才下人所说的,那个半路截胡了自己监察司总旗位子的,是跟着段旷去的。

        段旷是谁她当然清楚,现在想想,莫不是那人也是那位千岁的手下?

        邱梓越见她又不说了,心下好奇,忍不住道:“你倒是说啊。”

        邱嫣听了,吞吞吐吐地便将事情说了。

        邱梓越一听,心里也是一嘀咕,他是狂妄蛮横不假,可也要分对谁,只要跟那位千岁扯上了边,别说是他,就算是他爹邱忌,都得像狗似的趴着。

        不过看自家妹子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样子,邱梓越心里也是不痛快。

        “这样,咱们明天先去南镇抚司,看看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再说。”他沉吟道。

        邱嫣柳眉轻佻,是啊,那人虽然是被段旷领进去的,但说不准只是使了银子的呢。

        他们这些人若是要对付别人,肯定是先要查清那人的身份背景。

        邱梓越目光低沉,自己在这神都也是有些圈子人脉,他可不记得有哪家的少爷公子要到监察司任职。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31289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