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江湖锦衣 > 第二十八章 验尸与见煞

第二十八章 验尸与见煞

        义庄,又叫敛尸房,是县衙暂时存放尸首之所。此地距离衙门不远,骑马用不了半刻钟,也即六七分钟。

        顾小年与方显在义庄门口下马,给门房出示了腰牌后便直接推门进去。

        方显在前,引着便到了存放陈陵尸体的屋子里。这里只有他这一具尸体,方显上前拉开遮挡的白布,便露出了一脸青白的陈陵。

        顾小年微微皱眉,他这还是第一次见死人,虽然时间刚过一天,陈陵的尸身还没有腐烂,但来自心理上的压力并不小。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方显笑了笑。

        顾小年知道现在时间紧急,赵熙年一直在找自己,两人又是骑得马来,说不定他很快就能发现自己来了这里。

        即便有李文和在衙门里拖延,也不见得能拖延很久。

        顾小年使劲抽了抽鼻子,压下心中的不适,抬脚上前。

        见他克服了心里的障碍,方显赞赏地点点头,同时上前说道:“因为事态紧急,再加上都知道陈大人是与我们一同中伏后身亡的,所以收敛他的尸身后也就没有让仵作验尸,本打算上报州府后,让六扇门的人来做处理。”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副灰布手套递了过去。

        顾小年接过带上,挑指揭开陈陵上身的衣物,这是收敛后新换上的麻衣,至于原本的衣物和腰牌之类的东西,肯定是另行放置,等直接与尸体一同交接给六扇门的人了。

        陈陵的身上已经起了尸斑,遍布的伤口暗色血肉翻卷,虽然没有血流出来但看起来依然恐怖,脸上也有两道伤痕,像是被细小锋利的暗器所伤。

        “刀伤剑伤皆有,在分散逃离之前,陈大人的腿跟右臂便已经受伤。”

        方显仔细看了几眼,然后将自己看出的几处刀伤指出,开口道:“昨夜之人所持兵刃刀剑皆有,具体有没有赵熙年的刀法所致,就要你来判断了。”

        顾小年咽了咽唾沫,他知道此时自己的判断至关重要,如果判断错了那将是万劫不复。

        如果不是赵熙年杀人,因为自己的判断会导致破案的方向出现偏差,方显和李文和会对赵熙年发难,一旦内讧,暗中的凶手借势推动,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那样,自己便会成为罪人,挑动锦衣卫与刑部捕快内讧,害了方显和李文和,百死难辞其咎。

        “不要紧张,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怪你。”方显温和说道。

        顾小年勉强点头,他仔细想了想《休命刀》的刀法出招,这是狠辣无双的招数,每一刀都是杀敌之刀,角度阴狠刁钻,所以他将方显指出的刀伤中,胸膛正面的几道狭长刀伤排除了。

        双指轻轻撑开陈陵肋间的一处拇指长短的伤口,双眼眯起,前所未有的认真。

        伤口窄小平滑却深,说明受力面积小,这是剑伤。

        顾小年晃了晃头,方显没有详细验尸,他指出的只是那些一眼能判断出来的大伤口是何种兵刃所创,而这种小伤口却是需要顾小年亲自来看。

        方显也是不知道顾小年如何判断赵熙年的刀法,所以没有冒然亲自来验,毕竟验尸的同时是不能有两人一起进行的,除非是一人验完令一人再验,以作补充。

        顾小年额头隐隐见汗,陈陵的背部、腰侧、腋下、肋间、手臂的细小伤口很多,不说是密密麻麻,但看一眼也会让人不适。更别说还有双腿上的伤口还没看。

        不过顾小年只需要看出一处刀伤就够了,只要有一处符合《休命刀》的刀招斩出的,就足以钉死赵熙年。

        时间在流逝,原本按照顾小年所想,赵熙年若是要杀死陈陵的话,肯定会在他身上留下不少伤口才是,可现在,竟然一处都没有发现。

        所以,要么就是赵熙年是无辜的,自己和方显等人多想了;要么就是赵熙年的刀是一击毙命,出刀杀人,陈陵身上符合《休命刀》刀伤的只有一处。

        ……

        顾小年暗自运行内功心法,内气流转的同时,他在脑海里暗自观想《休命刀》的刀法真意。它有固定的刀招路数,但真意却只有一条,那便是杀招由心,斩出的任何一刀都能变成另一招。

        想要练成《休命刀》,就不能站在阳光底下,因为你无法体会到阴冷和黑暗。它是杀人的刀法,是凝聚了无数军卒将士浴血修罗场活命的杀敌之刀,是融合了江湖上那些刺客杀手、笑里藏刀的致命一刀。

        学习这种刀法,若是心怀仁慈,如何能练成?

        方显看着忽然顿住、随后身子颤抖的顾小年,眉头大皱。他本以为这是顾小年在认真思量验伤之法,但现在看来明显不对。

        他的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阴冷,这不是实质的触觉,只是方显在看去时的一种清晰感觉。

        莫名的,就好像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露出了恶意一般。

        阴狠,残忍。

        方显双指点出,‘啪’地一下点在顾小年的身上,这是同李文和那学来的点穴手,应当能制住他了。

        他也没想到,顾小年竟然是走火入魔了。

        见顾小年身上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气息萎靡下去,方显长松了口气,但冷不防,顾小年身上发出几声轻微的‘嗤’响。

        然后本该被定住的顾小年竟然重新动了起来。

        方显脸色一变,但顾小年却是弯下了身子,手指连探,摸到了陈陵的腰侧后方。

        然后,将其翻了过来。

        “你,”方显有些犹豫地开口。

        顾小年抬起头,露出那张清秀苍白的面容,只不过此时满头虚汗,额前的发都沾在了一起。

        “没事,刚才魔症了。”他勉强一笑,“这处伤口上,还有休命刀的残留煞气。”

        方显闻言,确认顾小年现在的情况没有大碍后,不由俯身看向那处刀伤。

        看起来有一手长短,混在其余伤势中倒并不显眼,但当方显翻开伤口仔细看时,竟然发现其中血肉隐隐呈现乌色。

        这不是中毒,反而像是一种染料褪色,就像是被什么腐蚀了一般。

        “这就是,你所说休命刀的煞气?”方显有些惊讶地问道。

        顾小年点头,方才他的确是走火入魔不假,但多亏了‘登仙剑章’,那种包容一切的‘气’竟然强行逆转,将来自《休命刀》的内功反噬生生抵消掉了。

        至于方显点穴的一指,则同样是被这股内气一冲便直接冲开了。

  http://www.cuan800.com/xs/40006/13240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