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红楼之尴尬夫妻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这就是我丢的

第七百五十七章 这就是我丢的

        回到家中,探春便把自个关在了房间里头。侍书实在担心,又不敢再打扰姑娘,只能悄悄地去了主院,去找太太告状。

        邢霜听了她的话,笑着问:“那肖柏怎么欺负她了?”

        侍书苦恼道:“奴婢也不知道,就知道姑娘气冲冲的去了马场,找肖公子说了会儿话,接着又闷闷不乐的家来了。”

        邢霜问:“那他两个说了什么,你可听见了?”

        侍书摇了摇头:“姑娘不让靠近。”

        “那他两个,可有争执?”

        侍书仔细回想了一下道:“争执却又不像,肖公子一直笑着,姑娘低着头也看不清什么样儿。只是肖公子说完之后,姑娘就突然要家来,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不出来。”

        邢霜笑着靠在椅背上,对侍书道:“得了,你回去等着她,她不出一个时辰就出来了。”

        侍书纳闷,心道姑娘都这样了,太太怎么不闻不问。可太太都发了话,她还多嘴便是坏了规矩,也只能起身往回走。

        才刚回到院子里,翠墨就逮着她问:“上哪儿逍遥去了,找你半天。姑娘的东西都是你收着的,要找东西又不见人,看一会儿姑娘怎么收拾你。”

        侍书问:“姑娘要找什么?不对,姑娘开门了?她不是把自己关在房里,生闷气来着?”

        翠墨纳闷的看着她道:“你是魔怔了?姑娘哪回要想事情不把自己关起来的?想来因为马场的买卖,方才还要笔墨呢。”

        侍书无语了:“笔墨哪里没有,犯得着来找我?”

        翠墨一急眼,跺了下脚:“你是越发蠢货了不是,若要寻常笔墨,谁来找你。前儿太太给姑娘的那方端砚,不是你收着的?”

        侍书这才赶紧去开了箱子,将探春要的端砚找了出来。拿去上房一看,见探春站在书桌前面,正挑着眼前的花笺。

        “姑娘,砚台。”侍书将端砚送了过去,看着桌上的书笺笑道:“这不是大姑奶奶那日送来的?姑娘还说这花笺样式独特,要留着大用呢。”

        探春边挑花笺边笑着道:“我原稀罕它,后差人打听过,这不过是京城新兴的样式,过段时间便不流行了。想着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早些用了,也免得日后过时了,倒没了它的价值。”

        侍书笑着附和:“可不是,这好东西就得用了,才对得起买它的银子。这些东西虽好,可也要用上了,才不枉它被人造出来。”

        探春听了笑看她一眼,又道:“你倒是通透,只是为何方才在马车却这么没眼色?我正想着事情,你偏要来打扰我。”

        侍书这才恍然大悟,忙福了一福道:“奴婢也是担心姑娘,瞧着姑娘气冲冲的出来,又一声不出,奴婢还以为姑娘被人欺负了呢。”

        探春一怔,问侍书:“我瞧着气冲冲的?”

        侍书点了点头:“对啊,奴婢还吓了一跳呢。可瞧着肖公子又不像跟姑娘有过争执,还兀自寻思姑娘这是怎么了。”

        探春歪了歪脑袋,突然轻笑出声:“吓死他也好。”

        “吓死谁?”侍书又好奇了起来:“姑娘这一天天的,说话越发跟太太老爷相似了,全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叫咱们这些伺候的人可怎么猜。”

        探春再忍不住,噗呲一下乐了,拍了侍书一下,嗔道:“敢编排太太,胆子倒是肥了,仔细你的皮。”

        侍书见姑娘心情好了,心里也安心了下来,笑着对探春道:“今儿拿这花笺出来,又要上好的端砚,姑娘是要写什么?”

        探春笑而不语,就是不告诉她,反而要她出去。

        侍书见姑娘古古怪怪的,出去后凑在窗前往里看,见姑娘低头写字,嘴角一直挂着微笑,心里暗自嘀咕,莫不是姑娘捡了钱了。

        探春这厢在花笺上写完了,看了又看,噗呲一笑,自个动手把花笺封了起来,叫来翠墨对她道:“这个送去马场,交给肖管事。”

        翠墨拿着花笺出来,侍书这边进屋问:“姑娘,那是给肖管事的?”

        探春笑问:“有何不可?”

        侍书撇了撇嘴,出去又告状去了。

        邢霜真是那这丫鬟没辙了,耐心的听完,只说了句:“知道了。”

        侍书急了,跪在那儿道:“太太,姑娘之前为了张小将军茶饭不思,如今又冒出来个肖公子。若是又成了以前那样儿,可怎么是好?”

        邢霜苦笑道:“这因噎废食的毛病,你打哪儿学来的?你主子难不成一辈子孤独终老才好?”

        侍书一愣道:“太太就不给姑娘相看一个?”

        邢霜大笑起来,指着侍书对金钏道:“瞧瞧,这个比你还管得多。”

        金钏抿着嘴直笑,也打趣侍书道:“还没老妈子的年龄,就先有了老妈子的心。姑娘心里有数,你在这儿瞎操心什么?”

        侍书怒道:“不是你的主子你自然不担心,姑娘打小就跟我一块长大,我能见她被人欺负了?”

        邢霜大笑道:“快罢了,你起来,你主子没事儿,马场有我的人。”

        侍书懵里懵懂站了起来,就听邢霜笑道:“那肖柏如何,我自会去查,你只管伺候好你主子,让她称心如意就是。”

        侍书无奈,心道太太也太纵容姑娘了,赌气之下回了院里,上房也不进去伺候,坐在廊上发起呆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见翠墨打外头进来,一溜烟钻进上房去了。

        侍书坐在廊上,听见屋里传来姑娘和翠墨的声音。

        “东西送去了?”

        “送去了。”

        “他怎么说?”

        “这是肖公子给姑娘的,说是姑娘看了就明白了。”

        侍书实在太好奇了,打帘子进去一看,姑娘手里正拿着一方帕子。

        侍书一眼就瞧出,那不是姑娘的帕子,可也不是什么便宜玩意。瞧着那帕子虽素净,可确实极好的料子。

        帕子上没有绣花,也没有任何的字,看着倒不像是什么定情信物的。

        “没错,这就是我丢的。”探春拿着帕子,突然说了一句,把侍书给说懵了。

  http://www.cuan800.com/xs/3437/34809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