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时光苍老了谁的等待 > 第134章、莹声滟语

第134章、莹声滟语

        江城下雪了。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中国古老谚语在江城得到很好的印证。

        “吴总晚上去柳村看花灯吗?”王莹的电话。

        “不去了,下雪天路滑不安全。”

        “为了保障江城市民去古镇看等会,市里有关部门已经组织相关部门进行道路清理了。”

        消息在电视台播放,王君其实看到了。他不想和王莹走的太近完全因为心的位置还被上官文燕占据着。春节期间他专程到了塘州见了上官文燕,文燕的态度很明朗。不与暧昧为伍,只要光明正大。

        道理吴君当然懂!只是问题在于他怎么才能合情合理,不露声色,不伤感情告诉王莹他心中已有爱人?这是个难题!王莹的能量他领教过,表面乖柔内心强大,就以动用亲朋好友的关系为其助力大鸣大放登堂入主成为他的女友,瞬间反将上官文燕与他正常的恋爱关系降为第三者的过程就让他叹为观止。另外醉酒的晚上他与王莹同居一床之事亦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对于仕途道路正旺的他来说这种事非同小可,落个玩弄女性作风不正的定语万事皆休。故心有不甘,情有不愿也只能见机行事安心等待。

        无可奈何吴君只得答应。“那好吧!”

        “我开车接你咱们早点走到柳村吃晚饭。”灯会人多,早走顺理成章。不好拒绝,只得应了。

        王莹站在一辆奥迪q7旁,新烫的头很扎眼。穿件红色呢子大衣,戴着长围脖,脚下穿双黑色高筒马靴。见吴君出来递过钥匙。“你来开。”

        柳村距市区三十公里,去年秋天吴君曾带上官文燕来过。将旧镇修葺一新冠以古镇也算一种时尚,方便城市人公休假日来休闲,度假,旅游,品尝农家果蔬家禽。

        车停到饭店门口,车入位,人上台阶推门进饭店没有生疏感。“老板在吗?”

        “吴总看灯展来了?”

        “是,带个朋友来,先在你这消磨点时间,等天黑再去。”

        老板去取菜单俩人落座。王莹眼光注视着吴君。“看来很熟,经常来?”

        “哦,有时来。”吴君若无其事接过菜本递过去。

        雪天开车不敢喝酒菜要的简单。一个砂锅豆腐,一瓮小鸡炖蘑菇,一盘香椿炒鸡蛋。

        “想什么呢?为什么不说话?”沉默时间有点长,王莹忍不住发问?

        “值了两天班睡不好累了。”

        “听说值班前出门了,是不是出门累的。”王莹往吴君的茶杯蓄点热水旋即眼光落在吴君脸上盯着。

        心一慌!问题很敏感不好正面回答。“消息很灵通啊!”

        “上你们家拜年你没在家,听你妈妈说的。”

        依然无法判定王莹是否知道自己去塘州了?不想惹事继续转着圈不暴露目的地。“过节到那都喝酒,外面躲酒去了。”

        目的已达到,见好就收。“酒喝多了不好,伤身体。以后饭局带上我,就说我是累赘还得开车送我就有逃酒的借口了。”

        小心思都懂心知肚明,只是不再问去处已是网开一面,自己不能再矫情。“好,以后用你当挡箭牌。”

        不知不觉天已黑透,灯展那边红光盈透半边天。

        “灯会那人多车不好停,你们就把车放这,等遛完庙会再回来取。好在也不远,出门右转过一个胡同就是。”老板热情做着介绍。

        雪地路滑,王莹穿着高跟黑靴走不稳,手伸向吴君。“等我一下。”

        吴君犹豫片刻还是握住了王莹的手。身体借势靠过来佯装七扭八歪走不稳。

        内心有绅士的风度习惯,展开手臂吴君搂住王莹的肩膀。“小心。”

        脸轻轻靠在吴君肩膀,心中荡漾出幸福!“你真好!”

        吴君张了张嘴咽下了要说的话。

        灯展的花灯很粗糙,摊派的任务,看着缺乏艺术性。只是人多潮水般簇拥地往前走。国人多,景点最不缺的就是人气。怕挤散了王莹紧紧搂定吴君的胳膊很亲密的样子。担心遇见熟人,吴君几次想脱开王莹的手没得逞,另辟蹊径编个借口往公厕跑。

        “吴君赏灯来呢?”果然有熟人,暗自庆幸方才摆脱了亲密状。

        “是,赏灯来了。你先看灯,我那边方便一下。”未敢寒暄久留敷衍一句便跑。

        王莹顺出人流在灯圈外站了会,左等右等不见吴君回来。心有所思前往寻找。公厕在僻静处灯光昏暗,雪地里高一脚浅一脚走的急,一个不留神高跟踩石子上,雪地一出溜崴了脚脖。瞬间痛彻心扉,龇牙咧嘴地站着挪不了地方。愤愤掏出电话呼叫吴君。

        “哎呦,怎么崴脚了。”吴君低头看了看王莹的脚下,穿着马靴无法判定轻重。

        “嗯。”眼泪在眼圈转悠。

        “走了吗?”试探着问?

        “以前练功崴过,老伤走不了。”

        “车开不过来啊?”吴君自言自语表示内心在想办法。

        “你先扶我找个地方坐,我弄点雪冰敷一下。等好点我给表哥打电话让他过来背我。”

        吴君撇了她一眼舍近求远分明目中无人吗。再看四周早被赏灯的人群踏的泥土翻浆那有干净地方。“雪敷行吗?”

        “可以,以前受伤教练都是这么给我们做的。为了让血管冷缩避免肿胀。”

        “我背你到旁边店铺那歇会再做决定。”

        “不行,怎么能让领导背呢!你扶过去。”很懂事体贴的话表示尊重。

        “来吧,这时分什么领导。”

        “我很沉你背不动!”

        激将法对男人很管用,吴君不再言语俯下身背起王莹。

        街旁有家玩具店进店接个凳子安置王莹坐下,玩具店正好有小朋友玩耍的塑料盆买一个。“你等会我外面铲点雪。”

        大长靴,脚疼,艰难摆弄着也脱不下来。

        “别动。”吴君端一小盆雪过来,放下盆,蹲下身轻轻?着长靴。

        有点疼眉头微皱。“坚持一下。”

        “嗯。”

        城市的女孩喜欢美甲,脚趾涂的七荤八素。女孩的脚是很隐私的部位,吴君有点犹豫。

        “我自己来。”整理一下拖沓的大衣王莹准备弯腰自己动手敷雪。

        端着王莹的脚吴君内心有点异样。也不是很讨厌的女孩,自己似乎有点先入为主的成见。“不嫌我笨手笨脚弄疼了就我来!”

        “脚不干净。”王莹面带含羞心里却美美地笑开了花。

        脚偏瘦,足弓很高,脚型也不算难看。男女肌肤相触总是令人心有波澜。吴君不再言语埋头苦干。

        门外灯展正处观光高峰,黑压压的人群有增无减。吴君不想再耽搁。“来吧,背你到桥头,出了灯展区我去开车。”

        人多,行走困难,驼负个人慢慢吴君脸上冒出了汗。

        “你扶我走吧?别太累了。”腾出手想帮吴君搽汗。

        “别乱动,一会摔着。”身体负力态度严肃。

        一惊!王莹缩回手老老实实复原手臂搂着吴君脖颈前胸的动作。“我喜欢你!”

        注意力在脚下没听清。“什么?”吴君喊。

        “我爱你!我爱你!”大城市的女孩性格爽朗敢爱敢恨。

  http://www.cuan800.com/xs/34217/34809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