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快穿:大佬上线中 > 474 花神的眷恋27(4000字)

474 花神的眷恋27(4000字)

        这次我不想杠了,眼镜妹演技真好,比某些哭戏全靠眼药水的当红明星敬业多了!

        眼镜妹专业!建议netbsp;            看她包里东西也不多啊,能累成这样?身体素质太差了吧,这还当什么摄影师,八成专门请来给小公主洗白的。

        持有这个态度的观众还不在少数。

        奶糖摩拳擦掌,想下场跟他们好好撕一撕,可是又被主人拦了下来,现在趴在识海里,猫脸上挂着忧郁。

        余梦妮现在还不知道直播间里的观众对她抱有怎样的恶意,得到了帮助,她现在只觉得感激。

        如兰疏影所言,再往后就是真正的山路了:凹陷处积了黄水和淤泥,干燥的地方也时不时冒出一个石头尖,每走一步都要看准落脚点。

        只看脚下也不行,因为旁边还有时不时扎人的树枝。

        身后不断传来惊呼声。

        萧曼希和短妹早就停止了打闹,兰疏影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萧曼希俏脸紧绷,那条纯白棉裙沾了不少泥灰,一道一道特别显眼,靠近口袋的地方还被树枝勾出一个口子,她只好用左手捂着。

        三个助理帮她和短妹提着行李箱和背包,她俩身上没有负担,可是走起来也不轻松。

        更尴尬的是,刚才萧曼希想把脚上的低跟鞋子换成运动鞋,结果开箱子之后现里面乱成一团,还有一包淡绿包装的卫生巾滚了出来,被摄影师下意识跟上去拍了个特写!

        萧曼希当时脸就成了大番茄,拼命拦着不让看。

        当然,在她的粉丝们眼里,即便出了这次丑,也只能证明女神私下里性格迷糊可爱。

        另外兰疏影之前说过她的行李箱是有人帮忙的,那么,萧曼希的箱子杂乱,似乎侧面反映了她亲力亲为。

        仅仅为了这么一个小插曲,直播间里的曼粉和路人又撕了一波。

        走到半途突然下起小雨。

        万幸路上有个供乡亲们歇脚的草棚子,人和设备都没怎么淋湿,但是这场雨过后,本就难走的山路变得泥泞不堪,让人犯愁。

        兰疏影幽幽叹了口气,还是没赶上。

        她本来想着走快一点,这样能早点赶到村子,就不会尴尬地困在半路上了,可是整个队伍懒懒散散,顾及身边的余梦妮和扛着沉重设备的摄影师,她只好放慢步子。

        天气本就闷热,草棚子里人一多,空气就浑浊了,还带着说不清的异味,滚滚热浪,逼得大家只想凑到窗口舒坦舒坦。

        满室都是抱怨的声音,唯独两个地方是安静的。

        一边是兰疏影和余梦妮,另一边是萧曼希和短妹。这两处也是被镜头格外关照的地方。

        萧曼希很温柔,捏着一张纸巾,帮短妹擦拭湿润的额角,轻声劝慰道:“没关系的,这雨不大,路面应该很快就会干了。”短妹乖乖点头,所谓投桃报李,她也掏出湿巾,帮萧曼希蹭掉白裙子上难看的灰痕。

        曼曼真的好善良啊嘤嘤嘤,声音好听!实名羡慕那个女生,我也想被曼女神温柔对待!

        想被温柔对待+1

        +2

        我想做她手里的纸巾。

        都别说了,扶我上去,现在应聘助理还来得及吗?!

        这时,一群舔狗的自我陶醉里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话说,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了一件事,之前花枝说过今天会下雨……

        举手!我记得我记得,她还说趁着没下雨快点走!

        我也记得,可是没人信啊,还有个傻缺非要杠她,说今天是大晴天!

        那个“傻缺”摄影师其实也想到了这件事。

        他蹲在角落里减少存在感,左手正在划拉手机里的天气。外面下雨,屏幕里也在下雨,这个汉子低声骂了一句:“真见鬼了。”

        导演心里一动,凑到两个女生旁边问:“你怎么知道会下雨?”

        兰疏影刚喝了一口矿泉水,闻言,盖好瓶盖,平静地说:“天色不太好,我看出来的。”

        山里的天气多变,以这座山的地形就更容易突然降水,常在野外行动的人都能通过各种细节判断出来,有些时候甚至不需要判断,单凭感觉就够了。

        她没有多说的意思。

        这种小事不值得露脸,别让同行的人背后嘀咕她,说她是装逼犯或者乌鸦嘴。

        萧曼希也来了,当着导演和镜头,弱弱地跟她搭话:“枝枝,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你生气了啊,以前我们不是这个样子的……”

        兰疏影稍显诧异:“没有啊。”

        萧曼希垂下一双如水明眸,漂亮的脸蛋挂满失落:“上次在医院里也是,你都没跟我说几句话,那天我回去之后难过了好久……要是姑姑还醒着,一定喜欢看见我们俩多亲近。”

        她这话就明摆着说了,姐妹俩的芥蒂之前就有!而且她还提到了植物人花母,瞬间勾起无数人的八卦之心。

        连导演都下意识支起耳朵,想听听接下来的回答。

        兰疏影一脸无辜地说:“那天?是舅舅急着要走,你不是直接跟着走了吗,我以为你也有急事要办呢!”

        她叹了口气,在萧曼希开口解释之前,她已经“懂事”地说道:“表姐,我已经不再是爱玩布娃娃过家家的年龄了,我们各有各的爱好,玩不到一起是很正常的。爸爸之前也教育过我,成年人有自己的事业,表姐你的工作已经很忙了,他让我不要随便打扰你。”

        “……”

        萧曼希的笑脸已经很勉强了。

        她再傻也不会以为这是表妹的真实想法。

        萧杰擅长通过两家的关系从花彦博手里挖好处,而萧曼希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天赋,她从小就爱主动找花枝玩,并且巧妙地让花枝不愿轻易结交朋友,永远跟她最为亲近。

        花枝的零用钱、漂亮衣服和鞋子,还有家里许多珍贵的东西,只要萧曼希说一句喜欢,花枝就会毫不吝惜地给她也弄一份,有时候还会忍痛割爱。

        上次在医院里,她的冷淡已经给萧曼希敲了警钟,奈何这段时间一直没能联系到花枝,上门拜访也都被管家代为婉拒。

        万万没想到,今天当着数万观众的面,她还敢这样对自己。

        萧曼希感觉自己冥冥中好像失去了什么。

        她强忍着不适,好像正常的姐姐关心妹妹一样,说:“姑父说得有道理,对了枝枝,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

        刚说到成年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花枝今年十九,也是个成年人了。

        跟几乎家喻户晓的半吊子富二代萧曼希比起来,花枝这个名媛可以说是相当低调。

        就拿上次离家出走来说,没有一个人认得她是花彦博的女儿,足以证明她有多不爱跟外界接触,以及花彦博把她的私人信息隐瞒得有多好。

        另外,跟事业蓬勃展的萧曼希比,花枝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为什么说几乎?

        因为神眷这款游戏的玩家遍布全球,花枝以一己之力祸害了整整一个地区,要是她站出来承认一句她就是天心月圆,这期节目真的不用愁收视率了被她坑过的玩家一人一口唾沫,够淹掉所有的直播间。

        兰疏影的食指轻轻敲打着矿泉水瓶,在萧曼希面前,她并不自卑,慢悠悠地说:“老样子,在神眷里实现一下人生价值。”

        萧曼希露出不赞同的表情,嗔怪道:“枝枝,你已经十九了,不是个小孩子了,总这样沉迷游戏长不大,多让姑父失望啊!”

        “不会,我爸很支持,他这个月还送了我一个最新款的头盔。除了禁止我砸钱进游戏以外,对这方面他很开明。”

        “啊……那你,你真没在里面花钱?”

        萧曼希感觉哪里怪怪的,从她走过来一开口,就像落进了对方的圈套,一直在花枝的节奏里进行对话,这样可不行!

        “唉,我们活在现实世界里,你不能总是为了那点虚幻的体验,荒废了你自己的人生,游戏再好玩,你还是要准点下线吃饭睡觉,以后还要帮姑父打理事业,你应该……”

        如果兰疏影不擅长观察的话,或许会忽略掉她眼睛深处的幸灾乐祸、鄙夷和嫉妒。

        话没说完,就被一根微凉的手指封在唇上。

        对面的女孩子眼里闪着微光,直勾勾盯着她看了两秒,萧曼希感觉脑子里混乱起来,像被谁打了一拳,波纹漾开,哪哪儿都难受,“你……”

        那根手指离开了,留下一脸呆滞的萧曼希云里雾里。

        “表姐,你还年轻,不适合上课,这种话我们下次聚会的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萧曼希错愕,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那你会去吗?”

        “不会。”兰疏影如实答道。

        直播间里一瞬间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刷屏了。

        两字的回答却有着深刻的内涵,充分向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展示了一颗倔强高傲、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纯洁少女之心……对不起我编不下去,花枝这个人好耿直不做作啊,我粉她!

        恕我直言,上一个炒耿直人设的女星,已经被黑到跳太平洋都洗不净了。

        兰疏影此时并不知道她的表现给花枝圈了一小波粉。

        偶像嘛,总是有人喜欢有人厌,萧曼希的粉丝觉得她聪慧美丽有内涵。而不喜欢她的人,就说她虚伪做作,卖假学霸人设。

        可是萧曼希是萧家唯一的继承人,萧家后面又立着更高一层的花家,放眼望去,圈内会正面呛她的人可没几个。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花枝,处处给她难堪,黑粉们一新鲜,于是在兰疏影身后自地抱成了团。

        说着话的工夫,草屋外面来了一伙人,导演认出了为的村长,过去交谈了几句。

        他们头戴宽边大草帽,臂弯里夹着简陋的雨具,看得出来都是朴实的庄稼汉,皮肤黝黑,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白净的牙,不是真的白,有衬托,显出来的。

        工作人员分了雨具下去,兰疏影摆摆手谢绝了,她行李箱里有。

        有,还不止。

        余梦妮看得连连惊呼。

        她手里被塞进来一包崭新的雨衣,还没拆包装纸。

        而兰疏影拿出一把折叠伞,没展开,只是搭在箱子上,万一等会路上再下雨,取用方便。

        “我的天,小枝,你家里是什么神仙阿姨啊,这是给你按万能口袋准备的吧……”

        兰疏影笑了,之前她的表情管理都很出色,像服装店里的高级模特,这一下眉眼弯了起来,才像是个真人,“没你说的那么神,出门在外不方便的地方多呢,有准备的话,安心一点。”

        说着,她第一个走出草屋。

        雨已经停了,留下满目疮痍。

        她略微沉吟,返回屋里,在角落里抓起一把树枝,试试手感,选出最长的一根,剥掉树皮,比划一阵,用小刀稍加修整,然后把这段韧树枝折出对称的弧线,双手飞快地舞蹈起来。

        余梦妮跟进来问她这是在干什么,她没答。

        摄影师当然不会错过,尽职地在跟拍。

        有没有奶大的出来说说,她这弄啥呢?

        小平胸不敢说话。

        平胸甩了你一个巴掌并大声告诉你:我!不!知!道!

        第一个言的观众被复制党扇了几十个巴掌之后,终于有人看出了眉目:这是在编草鞋吧?那是鞋底啊!

        其实,等他们能现的时候,这个鞋底就已经接近完工了。

        兰疏影又找到了合适的树皮,取两股拧成漂亮的螺旋状,制成“麻绳”,从鞋底的缝隙里使劲抽过来,几处固定好,就成了一只人字拖。这样的鞋严格来说不算草鞋,它的空隙很大,但是在泥地上走路求个平稳的话,这样已经足够了。

        她递给余梦妮,“套在鞋子外面。”

        余梦妮照做,她对这个精致的手编艺术品稀罕得很,舍不得穿它下地了,就单脚悬在那。

        很快,第二只也做完了,余梦妮也乖乖套上去,坐在干草堆上左看右看,满脸写着喜欢。

        谁也没想到这位大小姐居然还会这门手艺,别的来不及说,先夸她一顿总没错吧?然而,在一片夸赞声里,有个摄影师插嘴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对梦妮这么照顾?”

  http://www.cuan800.com/xs/230228/37848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