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 第447章 念叨

第447章 念叨

        诗曼掩着嘴,轻笑着道,话说了一半,便没有再说了!

        她坚信她这位出身书香门第的大伯母,能明白她的意思,会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的。

        去了天子脚下走一遭,进了皇宫里头一趟,她学到了许多。

        在自身能力不够的时候,要尽量的利用身边的人和事物来达到目的......

        如今,她们的目的是让沈家大夫人出头,对付沈老夫人,让沈大夫人和沈老夫人二人斗得你死我活的,然后她们从中坐收渔翁之利。

        百里果儿含笑对诗曼点点头,心中暗暗道诗曼果然是个聪明的,知道她的用意。

        如此聪明的人,她倒是有几分后悔,后悔让诗曼回沈家,而不是继续把诗曼留在身边,但这一分后悔,转瞬即逝。

        诗曼是个聪明有能力的,留在她身边做个丫鬟,太屈才了!

        回了沈家,日后嫁进县令大人家,一样能为她做事,能为她效力......

        淡笑一声,百里果儿用一副支持沈大夫人的神情望着沈大夫人,眼底里头的意思仿佛是在告诉沈大夫人,沈大夫人啊,你放心大胆的去做,本郡主会站在你这边,会支持你的。

        她可不就是会支持沈大夫人和沈老夫人斗吗?

        只有沈大夫人和沈老夫人这婆媳之间,争权夺势,斗个你死我活,她才能坐收渔翁之利呢。

        沈大夫人面色讪讪,心中暗暗沉思着,越想越是觉得此事蹊跷。

        青阳郡主为何好端端的扯到她身上呢?是在谋算什么吗?

        不会是让她做坏人,然后青阳郡主在一旁不用出半分力气,便能得到想要的好处......

        越想,沈大夫人越是觉得就是这样的,青阳郡主是个心思深沉,很可怕的女人。

        年纪小,但是却心机深不可测!

        沈大夫人心中暗道,这下可完了,青阳郡主亲自开口,她难道要拒绝吗?

        她不敢的......

        可不拒绝的话,岂不是成了青阳郡主手中的棋子,被青阳郡主算计。

        白里果儿淡笑着,嘴角含笑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甲,面色微笑的等待着沈大夫人的回应,白桃儿这边,则是捏着帕子,微微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她的郡主小姑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的本领可真是高啊!

        沈家大夫人这下子,自个儿给自个儿挖了个坑,进退两难啊!

        若是顺着郡主小姑子的意思,应承了下人,纵然能在郡主小姑子眼中留下一个识时务的印象,可是作为儿媳妇,和婆婆争权夺势,斗个你死我活的,可是大大的不孝。

        大燕,以孝义治国,皇帝陛下尚且孝顺非亲生母亲的太后娘娘,沈家老夫人虽然是继室,但终究是沈老太爷明媒正娶的,沈大夫人作为儿媳妇,得恭敬的称呼沈老夫人一声婆婆。

        婆婆和儿媳妇斗法,不传扬出去也就罢了,可传扬出去的话,只怕是会落得个不孝长辈的名声。

        自古的道理便是千年媳妇熬成婆,儿媳妇孝顺公婆,是必须的。

        许久之后,沈大夫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面色戚戚的望着白桃儿,“启禀郡主,妾身......妾身手上,没有管家权,这很多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沈大夫人眼珠子一转,想了个主意,变相的拒绝了百里果儿的提议。

        没有管家权,的确很多事情受束缚,这一点沈大夫人这二十年里头,深有体会。

        洱沈大夫人之所以会以此为接口,推脱,也是因为书香门第出身的她,心中清楚的知道,老夫人虽然是继室,身份不如她这长子嫡媳尊贵,但是是长辈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她这个做晚辈的,若是对长辈不孝顺,那可是要被世人戳脊梁骨的。

        若她只是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惜她有儿有女,不是孑然一身......

        “沈大夫人的意思是,只要你得了管家之权,就能做了?”嘲讽的望着沈家大夫人,百里果儿心中暗道这也是个蠢的。

        今日之后,沈家老夫人手上的管家职权,只怕是得易主的,作为沈家长子嫡媳,自然是执掌管家之权最好的人选,换句话说,沈家的管家权,迟早是要落到沈大夫人手里头的。

        她也是看在这一点,这才会在这桩子事情上,卖沈大夫人一个面子。

        沈家老夫人捏着管家职权二十年,她还就不信沈大夫人心中没有恨,心中既然有恨,何必装模作样的呢?撕破脸了不是更好吗?

        诗曼日后要在沈家生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自然是要在沈家大夫人手底下生活的,与人方便也是与己方便......

        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是一旁的诗曼,诗曼沉思了片刻之后,迈着小步子来到沈家大夫人身旁,轻声的对着沈大夫人开口道:“大伯母,郡主的意思是......”

        沈诗曼轻声提醒沈大夫人,沈大夫人面上的神色从最初的疑惑,变为震惊,最后是惶恐。

        若真是如二房侄女儿所说这般,那她岂不是糊涂了,白白的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个和郡主攀上关系的机会。

        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啊!

        “这.......”沈大夫人面色讪讪,小心翼翼的望着百里果儿。

        她怎么就糊涂了呢?

        怎么就没有想到郡主这样做的深意呢?

        如今可好,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这可如何是好呢?

        儿子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怨恨她这个当娘的呢?

        百里果儿淡笑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沈大夫人心中又是懊恼,又是后悔,又是焦急,十月的天气,生生的后背生了一层薄薄的细汗,贴身里衣被浸湿,黏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

        这时候,蔷薇院外头突然热闹起来,一个丫鬟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喘着粗气道:“大夫人,大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二房的若兰小姐溺水淹死了......”

        沈若兰淹死了!

        百里果儿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之前她是在后院的那亭子里头察觉到沈若兰嫉妒的神色,怎地这才半个时辰左右,沈若兰就淹死了呢?

        沈若兰瞧着也不是个短命的啊!

        怎么这好端端的就会溺水淹死了呢?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

        沈大夫人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二房的兰姐儿怎么就给淹死了呢?

        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怎么就给淹死了呢?

        颤抖着嘴唇,沈大夫人道:“你说什么?二房的兰姐儿溺水淹死了?”

        难以置信,沈大夫人心中只觉得难以置信。

        “回大夫人,是的。”

        丫鬟小心翼翼的回禀,一时间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大夫人虽然和二夫人不和,但大老爷和二老爷却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二房的兰小姐溺水淹死了,大夫人心中会怎样想,是幸灾乐祸还是悲伤呢?

        此外,这里是蔷薇院,曼小姐可是和兰小姐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百里果儿听着,心中大致可以确定,沈家二房的沈若兰是真的溺水淹死了!

        可惜了一个大好青春年华的少女,就这么被淹死了,成了淹死鬼,果然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轻轻的叹了口气,百里果儿含笑望着诗曼道:“诗曼,既然你们沈家有人去世,那本郡主便不多留了,你且送本郡主出去吧!”

        沈家发生了白事,她不便久留,还是早些离开为妙,以免沾染上晦气。

        “是......”

        诗曼低着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对于沈若兰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诗曼的感情很复杂,此时听到沈若兰溺水淹死了,既然有种替沈若兰悲哀的感觉。

        沈家发生了沈若兰溺水淹死的事情,百里果儿和白桃儿姑嫂二人在诗曼的陪同下,出了沈家大门,沈家大门口,百里果儿笑着对诗曼点点头,示意诗曼回去吧!

        与诗曼分别之后,百里果儿和白桃儿坐上马车,缓缓的离开了沈家。

        坐在马车之中,百里果儿思索着今日在沈家的所见所闻,一时间,有些取舍不定。

        沈家说起来,并没有什么的大错,只不过是曾经亏待了诗曼而已,她若是真的因为沈家曾经亏待诗曼,就让沈家家破人亡,未免有些太过狠毒了!

        算计沈家,若是保密工作做得好的话,不会有什么影响,可若是保密工作做的不好的话,就会落得一个承恩伯府,她堂堂朝廷御封的青阳郡主,仗势欺人,罔顾朝廷律法......

        面色严肃的沉思着,而另一辆马车之中的白桃儿,也是一样的思虑着。

        这位承恩伯府的大少夫人,白桃儿秉承着从家从夫的宗旨,满心满意的都是为夫家着想,为承恩伯府的着想。

        从私心里,白桃儿觉得今日百里果儿这个小姑子有些极端了。

        “罢了罢了,回去之后,和夫君说一说,问问夫君的意思吧!”喃喃自语,白桃儿在马车之中自言自语的道。

        三个时辰之后,日头已经西斜,百里果儿和白桃儿乘坐的马车队伍,回了下河村承恩伯府,进了承恩伯府之后,白桃儿和百里果儿二人分开,各回各自的的院子里去。

        回到自个儿的院子,百里果儿脑子里头突然的就想到了阿西。

        自动她对阿西发脾气之后,已经有整整一天没有见着阿西了......

        一日没瞧见阿西,她还真有些想念阿西在的日子!

        “豆芽,你去问问玉言,阿西少爷去哪里了?”散开神识,百里果儿并未发现承恩伯府中有阿西的踪迹,眉头一皱,招手唤了身边的丫鬟前去阿西的院子里头问问。

        之前她心情不好,对阿西发了脾气,阿西这个时候不在承恩伯府,是不是生气了呢?

        男人如果真的生气了,那可是和女人生气不一样的。

        男女平等的社会,男人生气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何况是在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女子依附男子生存,男人若是生气了,那可真的是天要破了......

        百里果儿心中有些担心,担心阿西真的和她生了嫌隙。

        若她只是一个人,这生了嫌隙也就罢了,可她如今不是一个人,她肚子里头还有个孩子。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父亲的疼爱,成为一个有父亲,但是却不得父亲喜欢的.......

        今日前往沈家这一遭,在沈家的所见所闻,让她感触颇多,她决定还是和阿西说清楚,说清楚她为何会突然心情不好,突然的就对阿西恶语相向。

        此时此刻,阿西正在青阳县县令大人家里头小坐,被百里果儿一念叨,一个没忍住就打了个喷嚏。

        县令大人柳诚润本来是小心翼翼的做陪,心中想着如何能在这位战神将军,新贵忠勇侯,应国公府的嫡长孙眼中留下一个好影响。

        阿西突然打了个喷嚏,柳诚润觉得机会来了,连忙关切的开口道:“侯爷,下官让人去请大夫......”

        柳诚润将阿西打喷嚏的原因,归结到生了病。

        “......”

        阿西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他是修真者,已经进入筑基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生病,这个喷嚏,绝不是得了风寒引起的。

        淡笑一声,阿西笑着道:“柳大人不必麻烦,本候没事。”

        “之前麻烦柳大人的事情,还请柳大人多多费心一些......”

        抬头往外望了一眼,见天色已经不早了,阿西思索着是时候该回去下河村承恩伯府了!

        阿西站起身来,准备回下河村去,临走之前,不忘叮嘱柳诚润这个青阳县的县令大人好好的给沈家找找麻烦,同时也查查当初他在青阳县境内遇刺的事情。

        关于当日从边关归来,途径青阳县宛平镇,却是遇到杀手截杀的事情,阿西心中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和他那位面慈心恶的继母崔氏脱不了干系。

        但万事得讲证据,追贼那脏,捉奸成双,他不可能只凭心中猜测便让人相信,真的是他的继母,应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对他这个继子下毒手的。

        他要证明刺杀他的人,是他那位继母崔氏安排,就必须得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而当日事情发生在青阳县境青阳县的父母官是柳诚润,要弄清楚当日的事情真相,需要柳诚润这个青阳县的县令出面调查。

  http://www.cuan800.com/xs/216874/36778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uan800.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com